女孩子盤腰是什么意思? 一次銷魂交換經歷

        “好多了,只是他的院子距離門口遠,他走得慢,一會兒就能來給公主請安。”

            池峰回答的很圓滑,還替大兒子解釋一番沒到場的原因。

            “那我們去正廳等他吧。”楊翠萍臉色嬌羞,她急忙鉆了進來,啪的一下把燈給關了。

          “楊翠萍,你真的要來嗎?”黑暗中,沈小峰兩只眼睛冒著綠光,他聞到楊翠萍身上傳來了清香,刺激著他的神經,他感覺都要爆炸。

          “瞧你這死樣,我都來家里你說玩不?”楊翠萍嬌嗔了一句,忽然伸手往下。

          “握草!”強烈的刺激登時讓沈小峰身子一軟。

          “你反應怎么這么大?”

          “誰叫你這么勾人!”

          “呸!色胚!”

         文學

        “我想要你!”沈小峰喘著粗氣,他渾身發熱,一把抱住了楊翠萍,將手伸向那傲人之處。

          “呀!你輕點……”楊翠萍吃痛,一把抓住了沈小峰的手,他的動作也輕柔了一些。

          “哦舒服——對……就這樣……快進屋吧,你這毛頭小子,讓我教你……”兩人互相在對方身上游走,楊翠萍會兒便有了反應,急忙將他拉進了房里邊。

          房里開著燈,楊翠萍直接朝著床上一躺,對著沈小峰招手,滿臉潮紅與焦急說道:“把褲子脫了來我身上……”

          沈小峰被她的話刺激的心頭亂跳,喘著粗氣問道:“你怎么不脫?”

          “我沒穿內衣……”楊翠萍俏臉掛著魅惑的笑容,忽然一撩裙子,露出白皙的大腿,那處一抹陰影一閃而過,她又重新給蓋上了。

          “你真是個妖精……”沈小峰語氣顫抖,麻利地脫了褲子,上床趴在她身上,急忙就要開始。

          “呀,你別急,讓我來……”沈小峰初出茅廬,什么都不懂,她連忙按住了他的后背,另一只手往下邊探去,一邊動作著,引導著他。

          “快一點!”沈小峰大嘴在她脖子上親吻著,手上也在動作著,迫切地想要找個地方發泄。

          楊翠萍滿臉潮紅,感覺體內即將要有反應了,她連忙將裙子撩起,屁股往后挪了幾分。

          嗡嗡嗡!一陣非常不和諧的動靜驚動了兩人,這是手機的震動,沈小峰嚇了一跳,趕緊從楊翠萍身上爬了起來。

          “有人找你!”沈小峰臉色慌亂,指著楊翠萍裙子側邊的口袋,手機的震動是從那里傳來的。

          “噓!別出聲,可能是你二柱哥。”楊翠萍臉紅得不行,語氣卻非常地鎮定,她拿起手機接通,頓時露出一股凌厲的氣質:“干嘛呢,你不是睡了嗎?”

          “你去哪了?我起來撒尿沒看到你。”屋里就兩個人很安靜,沈小峰聽到了電話里二柱的聲音,一顆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有點熱,我去小賣部買冰棒吃……”楊翠萍嘴里這邊說著,臉上露出了一抹媚笑,眼睛盯著沈小峰小腹。

          “秀琴嬸子八點就關門了啊,你去哪里買?”

          “是??!關門了!被你要的不上不下的,老娘火氣也沒法降!我現在再回來了。”楊翠萍語氣突然變大,還有些惱火。

          之前楊翠萍還沒有滿足,難怪她剛才顯得那么急躁,沈小峰心里暗想,冷汗直流。

          “行,小心點啊,路邊有蛇,我先睡了。”老婆有怨氣,二柱語氣頓時慫了,趕緊掛了電話。

          那邊二柱一掛電話,沈小峰終于忍不住大口喘氣,臉色漲的通紅,剛才爆炸的渴望也消退了不少。

          “你快點回去!不要讓他知道了!”沈小峰急忙下床,將楊翠萍拉了起來。

          “哎呀!這死人!”楊翠萍臉色氣惱,不慌不忙地下了床,理了理身上的裙子,隨即露出一臉媚笑摸了摸沈小峰的臉龐:“今天先放過你,我找機會再過來!”

          “不要了,我不敢了!”二柱突然的電話將沈小峰嚇怕了,他連忙搖頭。

          “哼!由不得你!”楊翠萍瞥了一眼他下邊,眼里露出一絲渴望。

          楊翠萍走后,沈小峰急忙穿上內衣,慌亂不安地站在窗口,看到楊翠萍進了她家后才安心了下來。

          “嚇死老子了!”沈小峰抹了把冷汗,疲憊地躺在了床上。

          靜下心來沈小峰才感覺自己剛才太緊張了,二柱是不可能想到楊翠萍會大半夜來自己家的,想到剛才那激情的畫面,他渾身又開始發熱。

        第二天沈小峰睜開眼睛,外邊太陽都出來了,他記得今天李甜要去集市買玉米,他也想跟著去,便急忙洗漱了一把出門。

          剛一出門就撞見隔壁楊翠萍出來,她穿著一件淡黃色的汗衫,衣擺套進了黑色長褲里,身前傲人,柳腰盈盈一握,玲瓏的曲線展露無疑。

          “楊翠萍!”沈小峰停下腳步,興奮地打了聲招呼,他走上去,眼睛賊兮兮地盯著她身前?,F在大白天了,兩人都穿著衣服,他也沒這么多顧忌。

          “你注意點,這大白天的,二柱還在家里呢。”楊翠萍被她眼神盯得渾身發麻,又想起了昨夜那未完成的約會,心里一陣癢癢,眼睛也朝著沈小峰下面看去,可惜他今天穿著長褲,已經看不到像昨天那樣的畫面了。

          “你要下地干活去???”沈小峰嘻嘻問道,往她家里看了一眼,門還開著,二柱應該還在家里。

          “是啊,不然我裹這么嚴實干啥,拔花生去,昨天剛好下了雨,今天好干活,你要去哪???”楊翠萍沒好氣說道。

          “我也到地里去,看看花生熟了沒有。”沈小峰當然不敢說自己去賣李甜買玉米。

          “哎,那行吧,你家的要是不能拔,就上我家地里幫忙,回頭我跟二柱一起幫你,成不?”楊翠萍嬌笑了起來,對他拋了兩個媚眼。

          “可以啊,我先走了。”沈小峰知道楊翠萍想要占自己便宜,因為自己只有一畝地不到,楊翠萍家花生可是種了兩畝多啊,不過他也沒在意,鄰里之間幫幫忙也是應該的,況且他昨晚還差點把楊翠萍給要了呢。

          來到李甜家,木門仍舊關著,沈小峰上前喊了兩聲,沒回應,才知道李甜已經出門了。

          “怎么沒跟我說呢?不會生我的氣了吧?”沈小峰苦惱了起來,昨天傍晚和李甜表白,但是碰都不讓自己碰一下,而且還要保持距離。

          想了想,沈小峰還是給李甜打了個電話過去,探探口風。

          “嫂子你出門了嗎?我看到你沒在家。”

          “我已經在集市上了,玉米都賣掉一半,你怎么快到地里看看花生熟了沒有,嫂子一會兒賣完了就回來了。”李甜的語氣和往日一般平靜,好像昨晚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

          “嫂子你真能干,以前我和我哥一上午都賣不了一簍。”沈小峰松了口氣,急忙夸立起來,其實他心里自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嫂子長得這么漂亮,只要朝著人群一吆喝,本來不想買的都要圍過來了,這也是他想跟著李甜去買玉米的原因,就怕有人想要占便宜。

          但既然嫂子都這么說了他也沒轍,只好掛了電話朝著自己地里而去。

          來到地里,沈小峰拔了幾個位置,大半的花生殼都有了很清楚的紋路,這是成熟的標志,但還有小半還很稚嫩,花生仁都沒有。

          “還得長幾天才行。”沈小峰有些失望,因為如果地里不干活的話,他是沒有機會和李甜相處的,平時他沒事去李甜家里坐,都會被她給趕出來,現在經過昨晚的插曲,他都有點不敢上門了。

          “去楊翠萍家地里看看!”沈小峰忘不了昨夜楊翠萍帶給他的銷魂滋味,連忙朝著另一個方向跑去。

          來到楊翠萍家的花生地里,卻只有她一個人翹著屁股在拔花生,沒見到二柱。

          “楊翠萍”沈小峰喊了一聲,急忙來到了楊翠萍面前,“二柱呢?他怎么沒來?”

          楊翠萍起身,她頭上戴著草帽,炎熱天氣令她俏臉布滿汗漬,臉色潮紅,嬌媚動人,看到沈小峰過來,她惱火地哼了一聲:“他說有點事要到集市去一趟,這沒用的家伙,又是想偷懶了。”

          “那我幫你干吧。”沈小峰心頭一喜,二柱不在,那自己不就有機會了嗎,他當即來到了楊翠萍的身邊,占了一半的田壟,擼起袖子就開干。

          “要是二柱能有你這么能干就好了……”看沈小峰這么積極,楊翠萍頓時笑逐顏開,將干這個字咬的特別重。

          沈小峰本來就有色心,哪里不明白楊翠萍話里的意思,他拔起一叢花生抖著泥土,一邊瞄向楊翠萍,她彎著腰,一雙長腿將褲子繃緊,勾勒出他妙曼的曲線,格外誘人。

          “楊翠萍,什么時候我們兩個再繼續???”沈小峰喘著粗氣,想到昨晚抓在楊翠萍胸前的感覺,他內心一陣激動。

          “你昨晚不是說不敢了嗎?”楊翠萍側頭瞪了他一眼。

          “昨晚我太緊張了,我們可以去鎮里開房,這樣就沒人知道了!”沈小峰面龐一紅,急忙說道,他可不怕什么丟臉的,楊翠萍才是主動的人。

          “你傻了,鎮子就這么大,我要跟你去開房,回頭別人認出我來怎么辦?不行!”楊翠萍拒絕了。

          “那你來我家吧,今晚等二柱睡死了你再過來,我給你留門!”沈小峰都等不及了,恨不得立馬天黑能收工。

          “瞧你這猴急的樣,二柱能有你這勁頭就好了,我也費不著去找你……”楊翠萍直起了身子,嬌笑著,胸前跳動。

          “今晚看看情況吧,合適我就過去。”

          “好!”沈小峰心頭一喜,有了她這句話,他干勁十足,鉚足了力氣拔花生。

          一上午的功夫,半畝花生地已經拔完了,放在地上曬著,沈小峰又累又熱,一屁股坐在了田坎上,渾身都是汗,此時再看楊翠萍那渾身被汗打濕的誘惑模樣,也提不起什么精神了。

          “小峰,累壞了吧,真的謝謝你。”楊翠萍都不敢相信,這本來是要一天的功夫才能干完的活,卻在一上午給搞定了。

          “我這么累都是因為你啊,晚上你一定要好好獎勵我!”沈小峰咧嘴笑著,想到晚上即將到來的激情,他的精神又來了。

          “行了行了,男人都口是心非,昨晚還說不敢,今天就急成這樣了。”楊翠萍在沈小峰旁坐下,摘下帽子,一邊扇風,一邊解開領口兩顆扣子,露出那白皙的風景。

        “楊翠萍,我能不能……”看到那片誘人的白嫩肌膚,沈小峰眼睛火熱,伸出一只手靠了過去,此時楊翠萍一身都被汗給打濕了,半透明的汗衫貼住嬌軀無比誘惑。

          “你少來,有人的!”楊翠萍扭頭瞪了他一眼,旁邊地里就有村民在拔花生。

          沈小峰朝著不遠處看了眼,屁股朝著楊翠萍挪去,低聲說道:“沒事的,他們都在忙著呢。”

          “你這色胚,看不出來這么好色,我平時真的看錯你了,就試兩下??!快點……”嘴里說著,楊翠萍身子卻朝著他傾斜了過來,光天化日之下讓別的男人占便宜,她臉上露出一抹羞怯,但是這種緊張的環境更給她帶來一種禁忌的刺激。

        沈小峰臉色一喜,急忙把手伸進楊翠萍的那處。

          “行了!內衣都被你弄臟了!”沈小峰剛感受到那舒爽的滋味,手臂就被楊翠萍給扯下,她急忙轉身開始整理被沈小峰弄亂的內衣。

          占了便宜的沈小峰咧嘴笑了起來,眼珠子滴溜溜轉著。

          都快到中午了,二柱仍然沒有來地里干活,楊翠萍罵了幾聲,對沈小峰說道:“你回家里看看,叫二柱開拖拉機過來拉,你就回家沖個涼吧,中午來家里吃飯。”

          “中午我去我嫂子那里吃,她今天去趕集了。”

          “行吧,那你晚上在上我家里吃吧,快去。”

          沈小峰急匆匆跑回了村里,去到二柱家告訴他,二柱在客廳里喝酒躺著看電視,滋潤得很,看得沈小峰有些生氣,這么好吃懶做,活該媳婦被人偷!

          二柱聽到沈小峰說幫自己家拔了半畝的花生,趕緊一陣感謝,又掏了二十塊錢給沈小峰:“小峰,你別跟你嫂子說我在這里喝酒啊,這二十塊你拿去買包煙吧。”

          沈小峰嘿嘿接過錢,他雖然不抽煙,但可以買兩斤豬肉啊,正好向她賠罪。

          “你快開拖拉機去吧,不然一會兒楊翠萍要罵你了!”沈小峰淡淡地說道,他知道二柱在家里沒什么地位,都是楊翠萍主事多一點,里外都是她在忙。

          回了家,沈小峰洗澡換了一身衣服,肚子也有些餓了,便趕緊跑去了李甜家里,每次李甜從集市上回來都會買點肉類,而且做好之后會讓沈小峰過來吃一頓好的。

          來到李甜家,還沒進到籬笆院里,沈小峰就聞到了一陣肉香味,肚子不由咕嚕叫了兩聲。

          “嫂子!”沈小峰喊著進了側邊的廚房,李甜圍著圍裙,身上穿著件淺藍色細肩T恤,露出一截性感的鎖骨,身前的豐滿隨著她炒菜的動作起伏著,看得人眼熱,腰肢纖細,曲線玲瓏,整個人從上到下透露出一抹成熟婦人的風情,看得沈小峰心里一蕩。

          “快放火,嫂子買了半只鴨子,剛想叫你過來的吃飯。”李甜擦了擦額頭的汗漬,發絲黏在上面,模樣嬌媚,楚楚動人。

          沈小峰急忙坐在了柴坑旁,往爐灶里塞了一把柴火,眼睛偷偷地看著李甜呼之欲出的豐滿,開始交待今天的事情:“嫂子我去地里看了下,花生還沒熟呢,隔壁楊翠萍叫我去幫她家拔花生,說她家的弄完了就來幫我。”

          “怎么老是叫人家名字呢,要叫嫂子知道嗎?她比你大三歲呢。”李甜嗔怪說著。

          “比我大就占我便宜,我才種了一畝花生啊,她家有兩畝多呢!”

          “鄰里之間幫幫忙應該的,她看你一個人,平時不也喊你上家里吃飯嗎?”

          “嗯!我明白了,下午我繼續幫她!”

          李甜微笑點頭:“小峰你能這么懂事就好了,做人一定要記得報恩,翠萍嫂子雖然大大咧咧的,但是她人還是不錯的。”

          “肯定不錯啊,今晚就是我的了!”沈小峰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沈小峰掏出了剛才二柱給的那二十塊錢,放在了炤臺上,獻寶似的說道:“嫂子,二柱騙了楊翠萍,在家里偷懶沒去干活被我發現了,給了我二十塊錢,你拿去買兩斤豬肉吧。”

          “這個二柱……”李甜掩嘴偷笑,將錢收了起來:“留給你買件衣服吧,咱們哪里吃的了這么多肉。”

          沈小峰咧嘴燦爛地笑著,“咱們”這兩個字聽起來特別舒心,他也知道李甜對昨晚自己冒犯她的事情沒那么生氣了。

          中午吃過了飯,沈小峰想主動收拾碗筷,多陪李甜一會兒,可他剛放下碗筷,李甜就開始催著沈小峰離開。

          “你快回去吧,嫂子自己收拾,你下午去幫翠萍嫂子繼續干活,我就去玉米地里把玉米桿給砍了。”

          “嫂子我想多陪你一會兒,昨天你不是說喜歡我嗎?”沈小峰心一急,拉住了李甜柔嫩的小手,滑膩清涼的感覺讓他心頭一蕩。

          “你放手啊……”李甜俏臉立刻布滿紅暈,想撒手卻被沈小峰給緊緊抓著了,她也無奈,只好由著他去了。

          “你坐下來,嫂子跟你好好地說。”李甜牽著沈小峰在桌子旁坐下,一雙美目落在沈小峰臉上,他長得和丈夫沈小山有些相似,但面容更加粗狂,更有男人味,可是卻比沈小山更加貼心,懂得安慰女人。

          “嫂子你說吧,我都聽著呢。”見李甜主動讓自己握著手,沈小峰心里喜滋滋的。

          “嫂子是喜歡你,可我畢竟比你大了五歲呢,你又沒結婚,我是個寡婦,又有克夫命,我們怎么能走到一起呢。”李甜微微咬著下嘴唇,臉蛋露出一抹羞怯,嬌媚的小臉蛋看得沈小峰想親上一口。

          “我不怕!”沈小峰搖頭,抓了抓她小手,臉上露出一陣甜蜜:“只要能跟嫂子在一起,我做什么都愿意。”

          “唉……”李甜嘆了口氣,芳心亂顫,想了想她輕聲問道:“是不是你什么都愿意做?”

          “當然!”聽嫂子有松緩的語氣,沈小峰急忙點頭。

          李甜嫣然一笑,風情萬種,嬌嫩地紅唇抿了抿說道:“那你答應我,不能碰嫂子,不能在我這里過夜,天一黑就要回去。我就跟你在一起,但是是暗地里,不能讓人給知道了。”

          “這怎么能算在一起呢?我什么都干不了。”沈小峰頓時焉了。

          “你這壞孩子,腦子里裝的什么呀,你現在不是摸著嫂子的手嗎?要是我不想跟你在一起,會讓你摸嗎?”李甜紅著臉說道。

          “只是摸摸手嗎?那里呢?”沈小峰看著李甜身前的傲人部位,吞了吞口水。

          “這里…不行!以…以后再說……”李甜急忙用手擋著胸口,支支吾吾說了一句,臉上再也掛不住了,將沈小峰往外推:“嫂子都答應跟你在一起了,你快回去吧!”

          “好!”沈小峰滿臉興奮,李甜態度明顯松緩,這是成功的第一步。

         七月份的天氣無比炎熱,太陽火辣辣的,整片大地都被火烤了一樣,樹上的知了叫得也沒那么歡騰了,雖然昨天下了雨,但泥土路面已經曬干,一腳下去激起陣陣泥土。這樣的溫度不到下午三點根本沒法出門。

          沈小峰回到家里已經半身汗,連忙把衣服給脫了又洗了把臉,這才打開電風扇在沙發上躺下,打算睡個午覺再去幫楊翠萍家拔花生。

          剛躺下沒多久,外邊傳來了敲門聲:“沈小峰你在嗎?”

          沈小峰頓時一個激靈,楊翠萍怎么來了,他趕緊起來開門,看到眼前的楊翠萍頓時一呆,她穿著一件黑色的貼身長裙,好像是昨晚的那一套,但從身前的突出可以看出她穿了內衣,顯得那傲人更加飽滿,腰肢纖細,看得沈小峰瞬間有了反應。

          “楊翠萍,你怎么來了,你不怕二柱看到嗎?”沈小峰迅速地朝著外邊看了一眼,大熱天的路邊也沒人,他趕緊將楊翠萍給拉了進來,眼珠子落在她挺拔圓潤的胸口,兩只手蠢蠢欲動。

          “二柱叫我來的,他讓你下午再來幫忙干活,這沒出息的家伙!”楊翠萍氣惱說著,隨即臉上露出了嫵媚的笑容,直勾勾地看著沈小峰。

          沈小峰急忙往外邊看了看,大熱天的路上沒人,他拉著楊翠萍坐下,嘿嘿笑著說道:“我下午本來就打算繼續幫你的,你要怎么感謝我?”

          “瞧你這死樣!以前就怎么沒看出來呢?”楊翠萍用手指戳著他腦門。

          沈小峰趁機抓住,慢慢地撫摸著:“我以前也沒看出來你這么渴望??!”

          楊翠萍臉色忽然一冷:“沈小峰,原來在你眼里我就是這么隨便的人是不是?”

          “沒有??!我絕對沒有這種想法。”沈小峰急忙說道。

          “哼——”楊翠萍嬌哼一聲,捏住沈小峰手臂:“我是看你孤零零的一個大男人,沒碰過女人,教一教你!”

          沈小峰吞了口口水,甩開她手,將楊翠萍給抱住,激動說道:“嫂子我知道你是好人,所以我特別喜歡你。”

          “得了,有便宜占就賣乖,知道喊嫂子,平時怎么沒見你這么禮貌呢!”楊翠萍伸手在他腰間扭著。

          “嘶——”沈小峰吃痛,知道她沒有生氣,眼珠子頓時一轉,就要將一只手伸向那處。

          “楊翠萍,我受不了,快跟我進屋!”沈小峰漲紅著臉,眼睛在充血。

          楊翠萍急忙將他給推開:“現在哪行啊,二柱就在隔壁呢,晚上我再過來,收了工買點酒,你和二柱喝一頓,他一喝酒雷都吵不醒的。”

          “好,我一定把他給灌醉!”沈小峰小雞逐米般點頭,又把手伸了過去。

          “別弄了,二柱看到就糟了,你睡一會,調好鬧鐘,三點出門。”楊翠萍不著痕跡地避過他的手,起身扭著翹臀往外走去。

          “這個妖精,真讓人受不了。”沈小峰杵在門口,戀戀不舍地看著楊翠萍慢慢走進她家。

          一覺起來到下午三點,沈小峰換了身衣服急忙出門來到隔壁二柱家里,他們兩夫妻也戴著草帽出門,楊翠萍換回了上午那一身衣服,讓沈小峰覺得有點可惜,如果她能穿中午那套裙子就好了,濕透了的樣子一定非常性感。

          “小峰,謝謝你幫忙啊,晚上我讓你嫂子炒兩個好菜,咱們喝兩杯。”二柱咧嘴笑著。

          “好啊。”沈小峰點了點頭,目光偷偷朝著楊翠萍看了眼,楊翠萍也笑吟吟地看了過來,手指在胸前輕輕掃過,還對著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真要命,老公在旁邊都敢勾引我!”魅惑的眼神挑逗得沈小峰心里冒火。

          三人一起走出村子,去到了二柱家的另一塊花生地,比上午那塊地大上不少。

          來到地里沈小峰就開始拔,二柱則一屁股坐在了田坎上開始抽煙,氣得楊翠萍走過去一腳踢在了他身上,二柱連忙把煙給掐了,屁顛屁顛開始干活。

          因為二柱也在,沈小峰不敢這么囂張,一下午都老老實實的,只能旁邊看著楊翠萍的撅起屁股,心里又是一陣激動。

          中午太熱,浪費了三個多小時的時間,所以三個人一直忙到了快天黑,中間二柱不知道叫苦多少次,一直想收工回家,都被楊翠萍給罵了回來。

          “老婆,天都黑了,快回去吧,你看還有誰家在啊……”二柱叫苦連天,氣喘吁吁地坐在了田里。

          楊翠萍也直起了身子,感覺渾身都痛,這個狀態要是今晚被沈小峰來幾下,身子骨還不得散架啊,雖然可能會很辛苦,但楊翠萍心里仍舊癢癢的,不管怎樣今晚一定要吃了那只童子雞,想到這里她不由朝著沈小峰看過去,對方眼神直勾勾地看著她,令她心頭一顫,趕緊回頭過去。

          “那行吧,收工,花生就放田里晾著吧,明天開拖拉機過來拉走,剩下的明天我們自個拔了。”楊翠萍開口說道,地里的花生只剩一小路了,他們夫妻兩半個多小時就能搞定。

          “好好好!小峰咱們回家。”二柱剛才還跟焉了的茄子一樣,沒想到立馬就爬了起來,急匆匆地提著鋤頭走出花生地。

          “真沒用!”楊翠萍暗罵了一聲,看著旁邊在收拾木桶水壺的沈小峰,卻越看越順眼。

          “小峰,我們也走吧。”丈夫已經走遠,楊翠萍來到沈小峰的旁邊,臉上露出一絲媚笑,對他眨了眨眼睛。

          “嗯,走吧。”沈小峰朝著二柱方向看了眼,忽然伸手在楊翠萍大屁股上動作了幾下,她也不躲,舒坦地嬌吟了兩聲,呼吸開始急促。

          “你這色胚,一點占便宜的機會都不放過,快走吧。”

          沈小峰嘿嘿笑了下,跟著楊翠萍走出了花生地。

          回到村子,沈小峰去二柱家坐了一會兒,楊翠萍去洗澡沖涼,他也急忙趕回家里。

          洗澡洗到一半,外邊忽然傳來了敲門聲,還有個女人的聲音,沈小峰頓時一個激靈,楊翠萍這么快就洗完澡嗎?

          衣服都顧不上穿,沈小峰擦了擦身子就往外跑,在客廳里,他看到的卻是一位穿著黑色鏤空連衣裙的成熟婦人,身材高挑,豐滿成熟。

        “玉梅嬸子!你怎么來了?”沈小峰臉色大變,這個女人不是楊翠萍,是村長的媳婦玉梅嬸,他趕緊捂住腿間跑進了房里穿衣服。

          “你這孩子,怎么衣服都不穿啊……”玉梅嬸風韻成熟的臉蛋閃過一道紅暈。

          穿好衣服后沈小峰才出來,玉梅嬸子優雅的坐在了凳子上,他在旁邊坐了下來,聞到她身上傳過來的一抹香味。

          “玉梅嬸,你找我啥事???”沈小峰有些尷尬,不敢看她的臉,只能看著她白嫩的雙手,玉梅嬸是村長馬建國離婚后另娶的老婆,看起來才三十出頭,但其實有三十五六了,歲月并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跡,身前的傲人依舊飽滿,沒有一點點下垂的跡象。

          小腹平坦,合體的黑色連衣裙在她身上,更顯得肌膚雪白細膩,裸露著的兩條潔白細嫩小腿一看就是不干農活的,腳上還穿著厚底的高跟涼鞋,腳指甲涂抹著上了黑色指甲油,整個人散發著一種熟透水蜜桃般的誘人風韻。

          “你建國伯伯喊你上家里吃飯,跟你談談低保戶補助的事情。”玉梅嬸露出一抹微笑,嫵媚嬌艷。

          “真的嗎?”沈小峰頓時驚喜,自從大哥死后,家里就剩下自己和嫂子兩個人,現在這兩個人也等同于分家,沈小峰一個人孤苦伶仃的,只種著兩畝地過日子,符合低保戶的要求,早在前幾個月李甜就帶他去民政局申請補助了,現在也終于下來了。

          “是啊,走吧,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上家里說去。”玉梅嬸對他招了招手,轉身往外走去,帶起一陣香風。

          沈小峰趕緊拿上手機關燈出門,跟在了玉梅嬸屁股后邊,經過隔壁楊翠萍家時他才想起今晚還有別的任務,但他顧不上了,楊翠萍反正遲早都是自己的,現在低保補助的事要緊,一年最少可以領兩千塊呢。

          “嬸子你等我一下,二柱叫了我去他家吃飯的,我跟他說一聲。”沈小峰朝前面的玉梅嬸喊了一句,急忙跑進了二柱家。

          廁所里傳來二柱殺豬般的嚎叫歌聲,廚房里也有動靜,沈小峰急忙鉆進了廚房,楊翠萍在洗菜,她沖過澡了,換上了那一身黑色的單薄睡裙,展露性感的曲線,看得沈小峰心里一熱。

          “你怎么來了?”楊翠萍看到沈小峰到來,臉色忽然一慌,不過想到丈夫還在洗澡,她又鎮定了下來,對沈小峰拋著媚眼。

          這眼神讓沈小峰心跳加快,他從后面抱住了楊翠萍,將手放到了前面,享受著那充滿彈性的手感,一邊歉意說道:“我申請的低保戶補助應該下來了,村長叫我去他家里吃飯,今晚就不在你家吃了,我吃完了就馬上回來,咱們晚上繼續。”

          “哦——”楊翠萍扭頭,俏臉布滿了失望,她勉強提起一絲笑容:“那你去吧,早一點啊,不然二柱要纏著我了。”

        “好!”沈小峰又蹭了蹭她的身子,才急忙出了二柱家。

          村長馬建國擁有村里最高大的房子,三層的紅磚小洋樓,外邊圍了個大院子,院子里還被玉梅嬸倒騰了兩塊菜圃。

          “沈小峰!”屋里邊跑出了一個年輕人,是馬建國的兒子馬富貴,和沈小峰關系要好,兩人小時候經常在一起玩。

          “來我家討錢來了對吧。”馬富貴嘻嘻笑著來到近前,他身形瘦削,跟只猴子似的,也有個外號叫馬猴。

          “富貴,沒禮貌——”玉梅嬸子嗔怪說了一句,風韻成熟的臉蛋滿是慈愛與親密,她摸了摸馬富貴腦袋說道:“進屋吧,你爸弄好晚飯沒?”

          “媽,我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在別人面前不要摸我腦袋,我已經不小了。”馬富貴一把將玉梅嬸的手給撒開,不滿說道。

        “在我眼里,你就是小……”玉梅嬸掩嘴一笑,忽然想到了什么,微笑變成了嬌笑,她身前的傲人劇烈的起伏  

        沈小峰不敢多看,急忙拉著馬富貴進屋,岔開話題跟他聊起農忙的事情。

          馬建國端著熱氣騰騰的一疊紅燒肉從廚房出來,腰間裹著圍裙,他其實才四十出頭,但看起來五十多了,臉龐爬滿皺紋,頭發灰白,村里很多人都在背后說他老牛吃嫩草。

          “來來,小峰坐,動筷子吧,不要客氣。”馬建國堆起了笑容,轉身又進了廚房。

          “吃吧,不然菜都涼了。”玉梅嬸拿起筷子,優雅地夾了一根青菜放進嘴里,慢慢咀嚼,模樣端莊,像是一位貴婦,她這一身氣質讓沈小峰感覺有些自卑,不敢動筷子,只能老老實實地坐著。

          一會兒馬建國又端了個菜上桌,他一邊解開圍裙,一邊讓馬富貴去冰箱里拿啤酒。

          “來喝!”

          冰鎮的啤酒下肚,渾身都舒爽,馬建國發出滿足的聲音,咧嘴看向了沈小峰,開口說道:“小峰啊,你們家情況比較困難,我也跟民政局的領導說了情,本來一年是給你兩千塊的,他們答應給三千,但是怕你不懂事亂花,錢就先放在我這里,你到時候要用就跟我說。”

          沈小峰一聽心都涼了半截,錢要是放他這里,指不定什么時候能拿到呢,他之前就聽說了,村里另一個寡婦春桃嫂子的低保就被他給扣了,要了幾回都沒要到。

          “村長,我現在就要用錢啊,我得娶媳婦??!”沈小峰找了個借口,務必要把錢給拿回來,這本來就是他的!

          “小峰啊,你看上誰家的姑娘了,上門提親了沒有???”玉梅嬸嬌笑看著他,滿臉好奇,農村的婦女平日間無所事事,最愛聽的就是這類八卦。

          沈小峰臉色漲紅,支支吾吾說道:“我沒看上誰,就是準備好錢結婚啊。”

          “那八字還沒一撇呢,你先跟人談好了,要提親了我就把錢給你,我跟你雖然不是本家,但也是你的長輩,以后要是沒人幫你提親,你就喊我。”馬建國大手一揮,顯得有些豪氣,咕咚又灌了兩口酒。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日本床震劲爆无遮挡真人爆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