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總想走后門:生氣在樓梯用力進入

        “雨馨,你知道我的公司快支撐不下去了吧?”

          這話讓我心里一陣內疚。

          我走到他面前,低下頭,“對不起,是我無能,我沒本事,不能幫你。”

          “不,雨馨,你能幫我。”陳海突然激動起來,握住我的手,“你能幫我的!”

          我愕然,無奈扯唇笑了笑,“陳海,你知道我……結婚后就沒有工作,一直靠你贍養,我拿什么幫你呢?”

          陳海越來越激動,拉著我的手都是發抖的,他唇瓣顫著對我說:“一晚,只要你陪一個人一晚就好!”

          我感覺到一盆冷水澆在身上,腳底生涼。

        生氣在樓梯用力進入

          他這是讓我,去陪一個人睡?!

          “陳海……”我驚住了,不敢相信這是結婚三年一直對我很好的丈夫對我說的話。

          他是我的丈夫啊,竟然讓我去……陪別的男人!

          我知道他的公司對他很重要,可是再重要有我們的婚姻重要嗎?

          “撲通!”

          陳海跪在我面前,死死的拽著我的手,“雨馨,我知道我一直不能……滿足你,現在你終于有個機會了,也可以幫到我的公司,就當我求你,你去吧!”

          我渾身發軟,除了震驚還有心寒,我冷冷的看著他,咬牙道:“陳海,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你當我是什么?!”

          “雨馨,這是我唯一的機會了,我求你了……”

          我看到陳海眼中的淚水,忽然間不知所措了。

          這三年,除了分房睡意外,陳海對我,對我的家里,是真的很好。

          他是真的走投無路了,所以才會求我這個妻子去陪別的男人。
         

         文學

          如果我不幫他,他大概真的會絕望吧。

          我閉了閉眼,感覺到從未有過的無力,我咬住唇,緩緩說:“我幫你。”

          陳海一愣,一下站了起來,又哭又笑的,“雨馨,真的嗎?”

          我實在笑不出來,淡漠的說:“我答應了。”

          “雨馨,謝謝你,謝謝你……”陳海抱住我,“等公司過了危機,我會補償你的,我會給你最好的……”

          我不想聽這些,他對我的承諾已經太多了。

          我只是想幫助他這一次,也算是報答他養我這三年,養條狗還給看門呢,我不能白吃白喝他這么多年。

          陳海沒看出我的冷漠,他也沒想到他把我推到了尊嚴邊緣。

          推著我去換衣服。

          化妝,換衣服,做頭發,最后我站在鏡子前,忍不住發笑。

          這些年被陳海養的實在是太好了,這三年我像是沒什么變化,打扮起來,皮膚和五官仍舊是三年前的樣子。

          二十多歲的女人,自然該是美的。

          我幾乎要忘了,我嫁給陳海的時候,他看上的就是我這幅皮囊。

          也怪不得,公司出事,他第一時間拿我頂上去。

          踩上十公分的高跟鞋出去,我就看到了陳海眼中的驚艷,他忙走過來扶我,呆呆的看著我,伸手想要摸我的臉,我淡淡的偏開臉。

          對他說:“走吧。”

          陳海被喜悅沖昏腦子,沒有一點的尷尬,立即去開車了。

          車子開到一個酒店門口,陳海鄭重的把房卡遞給我,還不忘叮囑:“雨馨,你一定要好好陪他,我只有這一次機會了。”

          我看他一眼,什么也沒說,推開車門徑直進去了。

          電梯里,我看著墻壁鏡面上的自己,眼神無光,整個人顯得落寞無神。

          如同一個漂亮的驅殼,像是長久沒有被滋潤的女人該有的樣貌。

          我艱難的扯了扯唇,知道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什么,電梯一開,我猶豫兩秒還是出去了。

          昏暗的走廊似是拉長了一切,每一步都像是邁在未知的迷途上,讓我恐慌,但又無法拒絕,這就是我的命。

          一個被丈夫親手丟掉尊嚴的女人的命。

          在房前停下,我纏著手刷了房卡,推開門,入目是一片黑。

          我走進去,身后的門“砰”的一聲關上,我下意識的抬手去開燈,黑暗處一個聲音沙啞響起:“誰?”

          我手指一頓,隨即想到這就是陳海要我陪的那個男人。

          我想看看他是誰,一邊說一邊就要去開燈。

          “我是……唔!”

          驀地,我被人猛地一扯,手還沒碰到開關就跌進一個熾熱的懷抱,下巴被捏住,然后唇瓣被精準的堵住了。

          清冽的屬于男人的味道沁入我的鼻息。

          我腦子一炸。

          “等,等一下……”

          我試圖和他談談,我要確認他就是那個人,但他卻絲毫不顧及我的反抗,手撕扯著我的衣服,舌在我說話的同時長驅直入,攻城略池。

          完全處于黑暗中讓我每一個感官都敏感起來,我從來沒和陳海做過這種事情,我害怕起來。

          我想要逃。

          但我還沒走出一步就被抱了起來,然后整個人被丟在大床上。

          我還沒坐起來,男人就覆了上來,低沉微啞的聲音性感而具有磁性,威脅道:“你乖一點,不然會受傷。”

          我一愣,眼淚毫無預兆的掉下來,砸進被褥里。

          屈辱和委屈瞬間在我心頭蔓延開來。

          他絲毫不顧及我的感受,扯掉我的衣服,有力的大手覆蓋上我的胸,惡劣的把玩。

          我聽到一聲輕笑:“保養的不錯。

          黑暗中,我除了能聽到他的聲音和他對我上下其手,我什么也看不到,他的觸碰讓我本就拉緊的神經隨時會繃斷。

          每次觸碰,我都忍不住的戰栗。

          然后我整個人被握著腰翻過去趴在床上,臀被抬高,滾燙結實的胸膛貼著我的后背,一個用力,鋪天蓋地的痛楚讓我忍不住叫出聲。

          我腦子瞬間白了,身下的沖撞讓我才保持了那一點點可憐的意識。

         

          醒來,我是面對著窗戶的。

          窗簾半拉著,陽光照進來,室內一片亮堂,房間里已經沒有了男人的身影。

          渾身的酸疼讓我忍不住抬起手臂搭在額頭上,閉上眼睛,昨晚的情景像是電影的回放一幀一幀的在我腦海里閃過。

          想到昨晚的激烈和男人的索取,雖然一直是他在主導,開始也是他強迫我,但是后來,我的身體就逐漸的接受了他的每一次貫穿。

          甚至于,后來我竟然會失控的配合他。

          變得主動回應。

          我覺得荒唐的可笑,更是沒想到自己會這么廉價。

          我竟然會在我丈夫之外的男人身上尋求男女之歡,原來我竟然也會有如此下賤的的一面。

          我告訴自己,這是因為我和陳海三年的分居生活造成的,而我是女人,也有需求。

          可無論我怎么給自己洗腦,都改變不了我的可悲。

          衣服散落了一地,我忍著渾身的酸疼下床一件一件的撿起來,眼睛忍不住的發熱。

          陳海告訴我,他的公司收到了注資,說是因為我的表現好,公司已經度過了難關。

          如果是平時,我會替他感到開心。

          可他在說的時候,嘴里都是公司的未來發展,對我的付出和受到的傷害只字未提。

          掛了電話之后,我靠著床坐在地毯上,抱住自己,淚水決堤般涌出來,再也止不住。

          我咬住咬唇,手指死死的攥著,幾乎摳出黏膩的血。

          直到口腔里的甜腥味道蔓延開來,我才撐起身子,去浴室放了水,然后躺進浴缸里,徹底讓自己放空。

          不知道泡了多久,我從浴室里出來,收拾東西的時候,發現一張紙條。

          我撿起來一看,是一串手機號。

          我苦澀的笑了笑,昨晚的表現太好,對方意猶未盡。

          所以專門留了手機號給她,以便下次再約。

          我憤恨的將紙條撕碎,丟進垃圾簍里。

          回到家后,我還是感覺身上不舒服,像是還殘留著昨晚的味道,又進了浴室仔仔細細的洗了幾次,可無論如何,也洗不掉身上的斑駁痕跡,以及昨晚的記憶——他毫不留情的狠狠的貫穿我,一次次的,讓我幾欲瘋狂。

          陳海一如既往的回來很晚,在酒吧里灌醉放縱自己,以釋放身體某方面無法得到的快慰。

          彼時,我站在陽臺上,靜靜的吹著風,陳海在家里尋著我,看到我后徑直過來自我身后抱住我,下巴擱在我的肩膀上,我聞到濃烈的酒味,他說:“雨馨,我回來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日本床震劲爆无遮挡真人爆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