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被脅迫屈辱的張開;啪的撞擊聲浪蕩的嬌吟

        甚至連話都不想和她多說幾句,也不等李文文回答,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他想著要把老馬說過的話轉給黑牡丹,匆匆收拾了一下,起身直接去了黑牡丹常常去的那個亭子里。

        自從上次他和黑牡丹兩個人發生那么親密的關系之后,黑牡丹也沒有再找過他,他也不敢貿然的去問,只好當作那件事情是一個夢。

        他匆匆趕到亭子里,大老遠的就看到黑牡丹正在搖椅上面躺著,微微閉著眼睛面色潮紅。

        大胡子走到近前,卻發現黑牡丹的臉色似乎是有些不大對勁,那面色潮紅的有些不太像話,而且嘴角微微的翹起,那眼睛雖然閉著,可是渾身上下卻散發出一種魅惑的氣息。

        最為關鍵的是,黑牡丹的嘴巴里面正發出一種只有那種情況下才會發出來的聲音……

        大胡子是個正常的男人,再加上他本來就對黑牡丹曖昧有加,此時此刻看到黑牡丹的這樣子神態,不由得聯想起了上次他們兩個纏綿在一起的場景。
         
        嬌妻被脅迫屈辱的張開
        這么一想大胡子頓時有些忍受不住,那渾身上下被一種熾熱的火氣充盈著,再也沒有辦法克制住自己,伸手朝著黑牡丹摸了過去。

        黑牡丹沉浸在自己的臆想當中,突然之間感覺到一股更為強烈的感覺襲過來,他不免得輕輕叫喚一聲,身子微微的蜷縮在一起輕輕顫了顫。

        只是一瞬間,他就像一條蛇一樣纏了過去,兩個人交織在一起,彼此分不開彼此。

        因為藥效的作用,黑牡丹此時此刻的身體敏感到了極點,只要大胡子的雙手輕輕一觸碰,黑牡丹就會微微顫抖起來。

        而黑牡丹身上散落著的那些藥粉此刻被大胡子吸了進去,兩個人在藥效的作用下,那感覺也更加疊加了起來,兩個人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等到那藥效一過,黑牡丹只覺得身子疲軟,渾身上下的細胞都好像是被人剝去了力氣,再也動彈不得。

        大胡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此時此刻懷里摟抱著黑牡丹,嘴巴里面卻是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甚至是腦袋也覺得有些眩暈不已,像是缺氧一般。

        好在這周圍并沒有人,再加上這亭子的四周設有簾子,簾子放下來之后,這里面的一切只是看得有些朦朧,就算是外面站著人也未必能夠看得清

        黑牡丹睜開眼睛的時候陡然之間發現自己躺在大胡子的懷里,不由得一愣。

        可是她是什么人,只不過愣了一下當即就反應過來,慢條斯理的起身穿好衣服,輕聲的喝問道:“你怎么在這里?”

        大胡子聽到這一聲喝問,頓時反應過來睜開眼睛,眼神當中露出一絲畏懼,隨即爬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這才低著頭顫顫歪歪的回答說:“嫂子我不是故意的,我來的時候,你正好在那個,我一時之間……”

        后面的那些話,大胡子無論如何也不知道該怎么樣說出口,他總不能說看到黑牡丹自己在弄,所以才忍不住吧。

        黑牡丹本來心里面有火,可看到大胡子那低著頭不敢說話的樣子,心里面頓時覺得有些心疼。

         文學

        再加上她聯想起剛剛的那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那原本的火氣也一下子消失不見,取而代之是一絲意猶未盡。

        她輕輕的勾住大胡子的脖子,身子緊貼著他問道:“我美不美?”

        “美,嫂子,你是最美的!”大胡子動情的抬起頭,那眼睛當中竟然泛起了一絲微紅,他看著黑牡丹此刻在他面前嬌媚的笑著,心里面不由得泛起一陣陣的漣漪,再也忍受不住,用力的將黑牡丹抱在懷中。

        兩個人又纏綿了一陣子才分開,此時此刻的黑牡丹面色潮紅,那眼神當中帶著一絲前所未有的滿足感,臉上的神色也比之前要好了許多。

        她心滿意足的將大胡子推開,繞有趣味的看了眼大胡子,伸出手在他胸前輕輕的劃了一下,嘴角微微翹了翹,緩緩說道:“你來找我有什么事嗎?”

        黑牡丹一問,大胡子這才想起老馬吩咐他的事情將老馬交代的話原封不動的復述了一遍。

        “什么?你怎么不早點告訴我!”黑牡丹面色一沉,嘴角的笑意頓時全無,那一雙眼睛里面迸射出一道寒光,這個盯著大胡子呵斥道:“你真是胡鬧,那老馬心里面想什么?難道你就一點也看不出來嗎?”

        “我……師傅只說他去弄藥材,沒有說其他的。”大胡子聽著黑牡丹的話有些懵,一時之間不知道要回答什么,更不知道黑牡丹為什么會突然發怒。

        倒是黑牡丹,發了一通火之后,突然之間想起之前的事情,這才心里面有些釋然。

        這大胡子不知道這事情的來龍去脈,能做出這樣的決定也不能全怪他。

        想到這里她臉上的神色微微緩和了一些,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算了算了,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你!你立刻派人去找,一定要把他找到,千萬不能讓他出城!不過找到人之后千萬別傷了他,第一時間把他帶回到我面前。”

        “是,我知道了。”大胡子一向來非常聽黑牡丹的話,此時此刻黑牡丹的話一出他也不好反駁,只好點頭應了下來。

        “那你還杵在這里干什么?還不快去!”黑牡丹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瞪了他一眼,一甩衣袖像一陣風一般的翩翩離開。

        大胡子不敢耽擱,馬上撥通電話跟底下的人吩咐了幾句,又有些不放心,就親自叫開所有的人開了個會。

        一時之間王家的人傾巢出動,全城尋找老馬。

        另外一邊,老馬從按摩店里出來之后,就打了輛車去了張淑芬家里。

        他現在也算得上是無處可去,黑牡丹那里遲早會有所察覺,到時候肯定會找他找的厲害,雖然他走的時候找了個牽強的理由,到時候就算是被黑牡丹給抓住了也有一套說辭,可是這時候老馬壓根就不想回去。

        也不知道是因為心理作祟還是怎么樣,這一陣子他想張淑芬想的厲害,自從那天晚上纏綿了之后,他就覺得自己已經離不開張淑芬了,這一天沒見著就覺得想得慌。

        老馬之所以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去鄭淑芬家里,也是想看一看張淑芬現在在不在。

        外面的陽光正好,透過樹葉斑駁的照射在地面上,老馬拉開車門下車,熟練的轉彎朝著張淑芬家里走,一顆心卻不免得有些微微跳動起來。

        張淑芬家門口有一棵很大的香樟樹,每每到了夏天的時候,就散發出一股淡淡的幽香來。

        老馬拐過一個彎下意識的抬頭朝著張淑芬家里看了一眼,邁著步子匆匆往上走。

        不過讓他感到大失所望的是,一上樓之后那大門緊鎖,老馬敲了敲門接連喊了幾聲,那屋子里面卻沒有任何回應。

        老馬不死心,大聲的吼了一聲……

        老馬喊完之后,突然之間他聽到門鎖咔的一聲響,頓時興奮異常的抬頭看去。

        可大門依舊紋絲不動,倒是后面卻長了一聲大罵:“你神經病啊,在這里大喊大叫,小心我叫我也把你給轟出去!”

        老馬一回頭,見對面的房間里面探出一個腦袋,頭上染著一頭黃頭發,那手上拿著根煙,耳朵上面戴了個耳釘,罵罵咧咧的說道。

        老馬的心里微微一涼,沒有言語,轉身下樓,卻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

        自從遇到張淑芬之后,他原本平靜的生活頓時之間變了個天翻地覆。

        走到現在這個地步,不得不說也是老馬始料未及的。

        外面的街道十分清冷,路兩邊的路燈帶著一絲橘色的光,看著雖然很溫暖,可是老馬只覺得心里涼兮兮的有些徘徊無措。

        現在這個節骨眼上去酒店住是不大可能的,只有亮出身份證,黑牡丹的人一定馬上可以找到他的行蹤。

        老馬一下子變得無家可歸,行走在大馬路上的他,看著夜色一點點的沉寂下去,突然之間就想起了許多年前和師傅沿街乞討的日子。

        那時候他還小,只不過六七歲的年紀,師傅當時不知道是躲避什么,還是因為其他的原因,總而言之,那段時間他們兩個一直都是在馬路邊睡覺。

        老馬還記得他師傅一直將他護在懷里,外面的風很冷很大,可是他一晚上都覺得暖意習習。

        想到這里老馬不由得為師傅的事感到有些好奇。

        聽黑牡丹講他師傅離開的時候似乎還有什么心愿未了,他師傅隨身攜帶的下半側醫藥書,應該就是他師傅所有的牽掛了。

        老馬左思右想,突然之間就下了個決定。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日本床震劲爆无遮挡真人爆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