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里的船_掐著她的腰猛烈撞擊

        “怕是不太好,我婆婆那人不太好相處,不讓我們亂認親。”

         

            向三嫂要哭了, 頭一次看到金芳這么不給人面子:“哈,哈哈,哈。”

         

            這人應該是很尷尬了吧。金芳那是強烈的表達了不想同這位好好說話,以后交流的意思。

         

            果然對方的臉色有點僵硬,估計也沒有被人這么不給臉過。

         

            金芳那邊還不算完,既然開口了,那就說清楚更好:“婷婷媽是吧,孩子都是跟著大人學的,進退之間還是應該教孩子些,就比如大家是不是能相處成朋友,這不是一廂情愿的事情。”

         

            向三嫂深呼吸,這個確實如此。那邊金芳就繼續說到:“孩子還小,需要大人引導,我同孩子不能這么說,可咱們做為家長,不應該言傳身教嗎?”

         

            向三嫂看看對方的臉色,緩解尷尬:“是, 是這么回事,孩子得教, 我們家孩子也有不對的地方, 也會好好教的。”

         

            跟著那邊金芳又說了:“你看,我也不是搞教育的,我也不知道,說的對不對,可我知道,性情相投這么一說,主要還得孩子們都開心,做不成好朋友,那還是同學呢,對吧。”

         

            向三嫂心口砰砰的跳,怎么敢說呀,金芳這性子呀,還有這么尖銳的地方。

         

            比自己剛才同老師鬧騰,可不給面子多了。

         

         文學

            婷婷媽臉色就不好看了:“金老板,你這可不是和氣生財的態度,怎么我們小老百姓,打不到金老板的眼里。”

         

            你看看,不隨心就亮了爪牙,抓的點,同她閨女異曲同工。

         

            向三嫂都沒想到,婷婷媽也是說翻臉就翻臉的。金芳說的不錯,可不是言傳身教嗎。

         

            合著剛才人家不是聽不懂,那就是想要自說自話,根本就沒想過她們不愿意同她交朋友。不交朋友不行是吧。

         

            金芳貴賤不給她這個臉,你可不是孩子:“我就說婷婷那孩子的性子,怎么來的呢,您這就是活生生的一個家庭老師呀。不隨你心意就翻臉。怎么我非得同你做朋友嗎。”

         

            婷婷媽那邊皮笑肉不笑的:“我是帶著誠意來說孩子的事情。”

         

            金芳:“您道歉了,我不一定要接受,何況,孩子們的事情,實在是說不上對錯,也摻和不到大人。”

         

            向三嫂:“孩子嗎,學習為主,相處不來,就好好學習是吧。”

         

            婷婷媽:“金老板,你什么意思,我還是借著孩子的原因,纏上你的不成。”

         

            金芳:“您若是再糾纏,我覺得就是。”

         

            婷婷媽一張臉變來變去的:“金老板說是就是好了。你這性子同我怪投脾氣的。相識就是緣分,這交個朋友,總不至于不給面子。”

         

            金芳失笑,扭頭就走了,你算個啥玩意。管她什么表情,什么心情。我就是不鳥你。

         

            向三嫂跟著金芳就跑:“她到底要干嘛呀,剛才不是惱了嗎。”

         

            金芳:“別管干啥,這種人少搭個,奇葩。”

         

            向三嫂:“也難怪婷婷那孩子那么個性子,非得都圍著她轉悠,就不行我家孩子好好學習了。”

         

            金芳:“孩子都養成這樣了,這人自己能什么樣,那就是個以為地球圍著她轉的,都說了有事情還沒完沒了的,我不當她有目的,我能怎么想。”

         

            向三嫂就說了:“就是覺得她怪尷尬的。”

         

            金芳:“人家可不那么以為,三嫂呀,聽我的,這種人甭給她面子,不然有你煩的時候。”

         

            向三嫂:“難怪人家老師不招呼婷婷媽呢,我算是冤枉人老師了。別說年輕不年輕的,就是我,也拿這種人沒法。”

         

            跟著還心有余悸的開口:“你說她那嘴怎么那么能說。”

         

            金芳:“那叫能說嗎,能說的人,說出來的話,不會讓人討厭的。”

         

            向三嫂:“那倒是,我聽著她說話,心里就不舒坦。不知道為什么。著急,總想躲開點,我就是下不來面。”

         

            金芳就笑,三嫂那買賣,就決定了她輕易不會去得罪人的。

         

            向三嫂:“我還頭一次看到你這么不給人面子呢。”

         

            金芳:“自家事情自家知道,最近莫名其妙過來搭關系的人多了,我不多想都不成。”

         

            向三嫂回家的時候,心情有點糾結,向三哥難得過來:“你這是怎么了。還是小胖的事情呀,要我說,你呀,就交給金芳去處理。”

         

            向三嫂就抬眼看向老三:“你說,金芳是不是變了。”

         

            向三哥做起來了,盯著媳婦問了一句:“對小胖不好,怎么著小胖了。”

         

            向三嫂瞪一眼男人:“怎么可能。”

         

            向三哥:“那變不變的能怎么樣。”也就說沒關系唄。

         

            向三嫂:“我就覺得金芳不如在村里的時候,懂人情了。”

         

            向三哥:“哈,在村里的時候,金奶從村里八成的人不對付,金芳同誰打過交道。這要是到了縣城,更不懂人情了,金芳得啥樣呀。”

         

        ===http://wWw.sqgMj.com/ 第七百零一章 不近人情===

         

        向三哥那臉色已經不太好看了。怎么滴,什么人呀,就讓你覺得自家人變了。

         

            向三嫂就頓了一下,她倒是忘記了,金家祖孫在村里的日子怎么過來的。

         

            在村里的時候,老太太也好,金芳也好, 人緣都不咋地,不是人情練達之人。

         

            向三嫂:“我就是沒見過金芳這么不給人面子,一時間有點難以接受。那不是現在不同過去一樣了嗎。”

         

            早就是大老板了,還能同當年是的嗎?

         

            跟著把今天遇到的人,遇到的事同男人學了一遍。向三嫂那是真的一時間沒有適應過來。

         

            金芳那性子,除了才來向家的時候, 給大嫂下過幾次面子。

         

            在家里,在外面對誰都和和氣氣的,這些年過去了,險些忘記了,這兄弟媳婦厲害的一面。

         

            向老三聽了,就覺得生氣:“這樣的人,你還給她面子,你有那功夫,好好的帶帶自家兒子不香呀。”

         

            緊跟著就說到:“這人誰呀,多大的臉呀,她哪根蔥呀?”

         

            這還不算說完:“那個小胖,什么眼光,找的什么人一塊玩,回頭我就收拾他。”

         

            向小胖同學就這么無辜躺槍了,妥妥的被連累了。

         

            也對,你說,她好好的想這些亂七八糟的做什么,還把自家人給埋汰進去了。

         

            向三嫂瞪一眼男人忙活開了, 這人就聽不得說他們家人半句不是。

         

            看看火氣竄天的,以后呀, 自己還是少說話。

         

            向三哥:“跟你說, 你可別想不開,躲那種人遠著點,早晚都是處不來那一撥的,何苦先為難自己再翻臉。”

         

            向三嫂氣的踹了向三哥一腳:“就你有腦子是不是,當我傻呀。”

         

            向老三哼哼兩聲,不傻你能覺得金芳錯了嗎:“你不是懷孕了吧,不然不至于這么蠢呀。”

         

            向三嫂揉揉腦袋,有這樣磕磣自己媳婦的嗎:“我就是懷孕了,我也不傻。有你這么擠兌自己人的嗎。”

         

            向三哥:“那不是小六他們總說一孕傻三年嗎,我看著你這段時間腦子就不太好使。沒準就是懷上了。”

         

            說完就盯著媳婦看。咋就突然缺心眼了呢。

         

            向三嫂氣壞了。有這么擠兌媳婦的嗎?對得起肚子里面萬一擁有的孩子嗎。

         

            向三哥那邊還是氣不順:“我看咱們早點要一個,你看家里孩子都長大了,咱們家的最小,到時候肯定最得寵,我爸媽給接來專門伺候你,多美。也省得你沒事找事。七想八想的。”

         

            向三嫂摸摸肚子,也挺心動的:“那也得懷上呀”難得沒有因為這個事情同向老三生氣。估計也覺得自己不占理。

         

            金芳什么性子,對他們家啥樣呀,自己就不該那么想。別說金芳對了, 就是錯了,那也得支持。

         

            就是自家男人的態度讓人生氣,我說一句自家人不好,我就是傻的,哈。

         

            向三哥也望著媳婦的肚子,還來了一句:“你個不爭氣的。”

         

            向三嫂差點翻臉:“誰不爭氣還不一定呢。”話題徹底歪樓了。兩口氣去研究到底誰比較爭氣去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日本床震劲爆无遮挡真人爆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