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翁熄欲火焚身

           葉音心有疑慮,還是問了出來: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翁熄欲火焚身 “可有你授意。”
         
            “沒有。”顧澈回答的很爽快,沒有半分猶豫。
         
            葉音最后一絲疑慮散去,嘴角翹起來。兩個人抱了一會兒,葉音感覺怪怪的,剛收手,顧澈就同時松開了她,顧澈溫柔道:“天晚了,回去休息吧。”
         
            他神情自然,不見半分別扭。葉音那點不自在也散了。
         
        ===htTp://www.bydelskatalogen.com/第80章 心服口服===
         
        顧澈把葉音送回房間, 他才回屋。
         
            屋里的蠟燭燃燒,亮光只能照耀方寸間。顧澈坐在燈下, 漆黑而長的睫毛投下陰影, 也掩去了他眼中的情緒。
         

         文學

            他沒有騙葉音,他的確沒有授意王氏出面說和。因為在一開始顧澈就借由顧庭思之口在飯桌上點出了此事。
         
            軍中擇優選人進入精銳部隊,此事需要通知眾人。顧庭思也在軍中,自然知曉。
         
            她在家里素來藏不住話, 又事關葉音, 便爽直的開口問了。
         
            王氏很聰明又關心葉音, 之后察覺到葉音情緒不對, 自然會想法解決。
         
            顧澈什么都不用做,他安靜等著就好。他了解每個人的性格, 葉音尤甚。
         
            他知道他跟葉音的敏感話題是什么,他不能碰, 不能開口。只能如此迂回。
         
            他喜愛葉音,心里早已明了,沒有半分模糊。
         
            所以顧澈要慎之又慎, 要顧全葉音, 顧全赤袍軍,顧全好不容易安頓下來的苦難百姓。
         
            葉音沒有安全感, 想要獨屬于她自己的勢力, 顧澈都明白, 也隨葉音去。
         
            但面上他們必須是一體的,免得赤袍軍軍內受到影響, 給別人鉆了空子。
         
            如今事情妥善處理, 顧澈也松了口氣。精神松懈, 顧澈的思維就發散了。
         
            他抬手撫摸自己的額頭。
         
            稱的上有些遠的記憶了, 但回憶的畫面如此清晰恍若昨日。
         
            那時顧家剛遭難,他們被元樂帝的人追捕,不得不藏入元樂帝出京祭祀隊伍中。
         
            中途遇到一個小宮女,為了躲開對方糾纏,葉音便當著對方的面吻了他的額頭。
         
            那是一個完全沒有任何多余情緒的吻,他沉浸在親人被害的悲憤中,葉音也只是單純想解決麻煩,除了有些震驚,便沒有旁的了。
         
            如今時過境遷,顧澈再憶起那個吻,心里不受控制的漾起了一絲漣漪。
         
            顧澈閉上眼,腦海里是月色下葉音瑩潤的臉頰…
         
            下一刻他受驚般的睜開眼,眸光晦暗。
         
            還好忍住了,否則他真親上去了,好不容易重新靠近的人恐怕又要躲開他。
         
            顧澈提筆默寫心經,以平復各種變化。
         
            另一邊葉音也沒睡著,半坐在床上發絲垂落,眼睛卻瞪的老大。
         
            她怎么會以為顧澈想親她!
         
            最要命的是,她心底深處,不能宣之于口的,有著隱隱期待。所以最后顧澈只是抱住她,她才那么尷尬。
         
            葉音無力的躺回床上,像條死魚。
         
            她可能腦子壞掉了,今晚之前她還在設想未來跟顧澈分道揚鑣的場景…
         
            但凡今晚換張臉,換種語氣……換個人,葉音就動手了。
         
            葉音一巴掌拍在額頭,睡覺!
         
            雖然最開始胡思亂想,但后半夜葉音睡的極好,醒來后神清氣爽。
         
            汪清清給她打洗臉水,伺候她漱口。
         
            葉音無奈:“你不必如此。”她把人帶回來,又不是想當丫鬟使。
         
            汪清清甜甜笑:“這活又不累,我想跟阿音姐姐挨著。”
         
            葉音:“……”
         
            葉音:“隨你。”
         
            顧朗在院子里練拳腳,顧庭思在給他喂招。
         
            葉音看了一會兒,覺得顧朗練的不錯,吐掉漱口水擦擦嘴,大步走過去。
         
            顧庭思順勢退下,在旁邊旁觀學習,拳腳功夫都有共同性,其后各家做出一定改變,便有了派別之分。
         
            葉音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為博命而學,簡單粗.暴,直中要害。
         
            有些類取人性命的刺客,但葉音的招式又大開大合,結合了各家所長。
         
            顧庭思每次跟葉音切磋完,或者旁觀葉音指導顧朗,她都有所感悟。
         
            顧朗人小,力氣不足,但也正因為他人小所以十分靈活。他迅速近了葉音的身,像一只小猴子攀緣而上。高高舉起的手掌要砍在葉音的后頸。
         
            汪清清嚇的屏住呼吸。
         
            誰想異變陡生,顧朗只覺得腰上一沉,隨后天旋地轉他就躺到了地上,跟葉音大眼對小眼。
         
            葉音哼道:“還不起來。”
         
            顧朗拍拍屁股站好,“娘,你好厲害。”
         
            “你太慢了。”葉音朝飯廳走去。
         
            顧朗不服:“明明是娘動作太快了。”
         
            汪清清緩緩呼出一口氣,取了濕帕去給葉音凈手。
         
            早上煮了一個水煮蛋,給顧朗吃的。
         
            每次顧朗都想分一半給葉音,葉音不要。
         
            今日他又把半邊煮雞蛋給葉音,葉音嘆氣,對王氏道:“黎福興弄的養雞場和養鴨場也有些時日了,下午娘過去問問,看看下蛋了沒。”
         
            王氏忍笑:“好。”
         
            早食后,顧澈同葉音一起去軍營,軍里早得了通知,士兵們一個個卯足了勁表現自己。
         
            之前葉音謹慎的挑了三十來人,如今有顧澈把關,速度頓時快了許多。
         
            他們在惠縣一共挑了100人,其后趕往興城,跳了140人,最后在金城挑了60人。
         
            其中有好幾個刺頭,馬存金就是其一。他對葉音的感官可復雜了,二十年男尊女卑的觀念熏陶,再加上馬存金自己有點小本事,哪怕葉音厲害,他還是有些別扭。
         
            但能加入玄騎衛,他又挺美的。哎,如果音姑娘是音公子就好了。
         
            這家伙就沒想過還有一位【九公子】。就盯準了葉音。
         
            人數定下來,顧澈問葉音打算在哪里訓練。
         
            葉音:“興城吧。”
         
            顧澈:“好,之后你要辛苦了。”
         
            葉音:“沒事。”
         
            對于訓練這一塊,葉音并不陌生,甚至頗有想法。
         
            末世里,葉音曾經有幸跟著隊長去觀摩過軍營的訓練。
         
            馬存金看著空地上的鐵網,圓木,還有大土坑等等一系列東西懵逼。
         
            這都是什么呀??!
         
            葉音立于高臺,喝道:“列隊!”
         
            眾人渾身一緊,趕緊站好。
         
            葉音:“看到場地上的各種阻礙了嗎?現在你們十人為一組通過去。誰先到達誰就是什長。隨后十個什長為一組再次比拼,選出百夫長。”
         
            葉音提高聲音:“這是暫時選□□應急,一個月后重新考核,再次選拔什長,百夫長。之后也會定時考核,而你們的最高將領則是我。聽懂了嗎!”
         
            馬存金揚聲問:“那音姑娘和九公子二人,我們聽誰的?”
         
            葉音:“我!”
         
            “若我不在,便聽九公子命令。”
         
            葉音瞇了瞇眼:“現在誰要走可以離開,你們只有這一次機會。”
         
            馬存金撇了撇嘴,傻子才離開。
         
            事實證明,葉音和顧澈的眼光都挺好的,沒人離開。
         
            葉音稍微緩和語氣:“現在開始考核。”
         
            眾人都有些緊張,然而在他們上場前,有一個男人走到他們面前。
         
            對方在葉音的示意,沖入場地。
         
            然后眾人就看見這個男人一路闖關,又是扛木頭,又是跳土坑再爬起來,又是被水潑,還要翻過障礙物等等。
         
            馬存金看見男人從鐵絲網下爬行而過,臉都綠了,原來是這么個用處!
         
            等到重重關卡闖過,男人渾身狼狽,氣喘吁吁。
         
            葉音:“下去吧。”
         
            隨后葉音拿著紙筆,對士兵們道:“現在從邊上的十人開始。”
         
            成全就站在邊上,這會兒他走到起跑線前,看著前方的關卡,心臟快速跳動。
         
            葉音把沙漏翻轉:“開始。”
         
            成全慢了一步,他咬緊牙加快速度,當面對木頭做的高墻時,他折騰了好久才通過,之后又跳土坑,土坑很深且里面放了水,泥土和水混合,他們踩在里面挪動時十分費力,更別說還要爬上去。
         
            成全感覺體力在大量流失,他快沒有力氣了。
         
            “兄弟你沒事吧。”前面的漢子忽然回頭,看著還在坑里的成全。
         
            成全沒說話。
         
            漢子飛快道:“你傻呀,用手在邊上掏個洞,踩著上來就行了。”
         
            成全:“……”
         
            等到十個人全部到達終點,一個個癱在地上,葉音宣布:“什長,唐河。”
         
            “下一隊。”
         
            考核的速度不快也不慢,等到太陽升到正空,終于輪到馬存金那一隊。
         
            馬存金看著前方的關卡冷哼:花里胡哨,不堪一擊。
         
            直到他趴在鐵絲網下艱難前行,馬存金氣的罵人。這什么破玩意。
         
            最后跑到終點,他已經沒有力氣了。
         
            這場考核持續到了申時,所有人狼狽不堪,渾身無力。
         
            葉音拿著剛剛記載眾人特點的一沓紙過來:“今天到此為止,你們回去休息。”
         
            葉音轉身離開,有專人引導眾人回屋。
         
            屋子是成排建造,馬存金他們進去后發現床居然是雙層的,分上下位。
         
            眾人傻眼了,如果是之前他們可能要動用武力分床,現在直接猜拳。
         
            統一的大澡堂,統一的大食堂,酉時眾人有氣無力的到食堂,發現居然有雞肉湯時,一個個眼睛都瞪大了。
         
            雖然每人分到也就兩塊,但足夠他們樂呵了,身上的疲憊也散去大半。
         
            次日眾人早早被鑼聲驚醒,草草用了早飯,稍作歇息后他們看著地上厚實的包袱,眼睛都要瞪出來了。
         
            “背著這么重的東西跑六里路?!”
         
            葉音臉一沉。其他人老實了,背上重物去跑。
         
            “音姑娘就知道折騰我們。”有人小聲抱怨。
         
            然后葉音背著重物從那個男人身邊跑過,附贈一個沒有任何情緒的目光。
         
            那個男人心虛,頓時被刺激了,咬著牙跑完。
         
            跑完之后,葉音督促他們做拉伸。

        相關文章

        日本床震劲爆无遮挡真人爆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