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腿 流淌 滑膩 欲迎還羞-(艷色婦的蕩欲)最新章節列表

        自從老伴兒去世后,老蘇就再也沒有碰過女人,玉腿 流淌 滑膩 欲迎還羞-(艷色婦的蕩欲)最新章節列表雖然對繼女蘇小純沒什么邪念,可看到這一幕,他竟然無恥的起了反應。

         

        咕嚕……

         

        老蘇咽了咽口水,腦海里閃過某些畫面,身體越發激動起來,就連小腹處,也是一陣陣燥熱。

         

        “女孩子家家的,不害臊,快把衣服拉下去。”

         

        強忍住沖動,老蘇再次大聲呵斥。

         文學

         

        可蘇小純撅噘嘴,在自己那殷紅的兩點上輕輕捏了一下,“爹爹,家里又沒外人,怕什么,再說了,前兩天這兒好癢,我是不是生病了呀?”

         

        生???

         

        老蘇一愣,這妮子,真是心思單純,這分明是處于發育期,所以才會有這種感覺啊。

         

        畢竟是農村人,小純雖然上過初中,可偏遠的小鎮子,思想封建,老師恐怕也不會教這些,加上老伴兒走得早,自己做為父親,也不好意思給女兒普及這些知識,這才導致了小純誤把生理反應錯當成了生病。

         

        做為女孩子,如果不懂得這些,恐怕以后會吃虧。

         

        想到這兒,老蘇覺得有必要教導教導閨女。

         

        “小純啊,其實這……”

         

        可話還沒說完,就被蘇小純給打斷了。

         

        “完了完了,爹爹,這兒好痛啊,你快看,這是怎么了!”

         

        只見蘇小純驚慌失措的站起身,兩只小手抓著衣服,正對著老蘇,兩片白嫩高高挺起,上面的兩點也悄然挺立了起來。

        蘇小純是真怕了,前些天她就覺得自己胸前癢癢的,還沒在意,以為只是干農活的時候被蟲子爬了,可現在突然感覺有些陰惻惻的痛,她可真嚇壞了。

         

        殊不知,這是因為她剛剛用手捏的時候,不小心太用力,加上正處于發育期,所以才導致了輕微的疼痛。

         

        “爹爹,你……”

         

        蘇小純剛準備說話,就看到了父親灼熱的目光,本能的俏臉一紅,趕緊低下頭。

         

        雖然對這些事情懵懂,可不知道為什么,她總感覺父親的眼神很有侵略性,仿佛要把自己給吃了。

         

        “小純,你過來,讓爹爹瞧瞧。”

         

        老蘇喉嚨一滾,聲音都有些沙啞了。

         

        蘇小純乖巧的走過去,站在老蘇面前,雙手還老老實實的抓著衣服,胸前的兩片柔軟,距離老蘇不足十公分。

         

        聞著少女特有的體香,已經五十五歲的老蘇頓時氣血翻滾,就像年輕了三十歲,那處的反應越來越強。

         

        他本來是想給蘇小純普及兩性知識的,可現在,他居然鬼使神差的改變了主意。

         

        “小純,你,你哪里痛?”老蘇緊緊盯著那殷紅的兩點,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熱乎乎的氣息打在兩片柔軟上,蘇小純嬌軀一顫,害羞道:“爹爹,就,就是這兩個凸起的小點,有一點點痛。”

         

        剛剛隔得遠,蘇小純還不覺得害羞,可看到父親近距離盯著自己這個地方,她還是會有些忸怩。

         

        “要不,爹爹幫你檢查檢查?”

         

        此時老蘇心里已經鉆進了一個惡魔,他只想撫摸一下少女飽滿酥軟的部位,滿足一下他這個老年人。

         

        “聽爹爹的。”蘇小純乖巧的點點頭。

         

        她知道自己父親會一點醫術,小時候有個感冒發燒啥的,都是父親幫自己治好的,所以這一刻,她下意識認為,父親是要幫自己看病。

         

        早些年老蘇是個赤腳醫生,只是最近兩年村里有了衛生所,他才開始務農為生了,不過一些小毛病,他還是不在話下的。

         

        得到閨女的應允,老蘇屏住呼吸,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平靜一些,然后才伸出黝黑粗糙的大手,緩緩蓋在了那兩片碩大的飽滿上。

         

        蓋住的一瞬間,老蘇渾身一震。

         

        他已經十幾年沒碰過女人了,這種久違的感覺,讓他渾身的血細胞都沸騰了起來。

         

        “唔……”

         

        感受到火熱的大手,蘇小純也不由心跳加速。

         

        這還是她第一次被異性觸碰這個地方,雖然這個人是她的父親,也讓她羞得滿臉通紅。

         

        這道似有似無的嬌喘,聽得老蘇立馬就撐起了高高的帳篷,可他不敢太放肆,畢竟眼前的少女是自己的繼女。

         

        他雙手輕微顫抖著,只是覆蓋在上面,沒有亂動,可這種感覺,卻讓他備受煎熬,心里糾結萬分,然而就在這時候,蘇小純突然羞澀的說了一句。

         

        “爹爹,你怎么發呆了?不是要給小純檢查的嗎?

        畢竟是個未經人事的姑娘,老蘇的氣息打在兩片柔軟上,讓她覺得身體很難受,癢癢的,酥酥的,就像前幾天那種感覺。

         

        聽到女兒這話,老蘇反應過來,內心狂跳,咽了下口水后,下意識抓了一把,那嫩白的軟肉瞬間從手指縫鉆出來,軟彈軟彈的,很舒服。

         

        “爹爹,你一檢查,好像更難受了,嗯哼……”

         

        蘇小純的聲音嬌滴滴的,雙腿不由自主并攏在一起,雙手也情不自禁往上推了一下。

         

        雖然她不懂男女之事,可也知道女孩子哪些地方不能隨便給人摸,不過眼前的男人是自己的父親,她覺得也就沒什么關系了。

         

        畢竟,父親也只是在給自己檢查病而已。

         

        “沒事,這,這是正?,F象。”

         

        老蘇口干舌燥,下面都快撐爆了,他擔心如果再這樣下去,自己會控制不了心里的那頭惡魔,于是趕緊拿開手,移開目光。

         

        “小純,你別碰它,越碰越癢,爹爹,爹爹熱得慌,去洗個澡。”

         

        說完不等蘇小純答話,飛快跑到院子里的澡棚里。

         

        進門后,他靠著門,大口大口喘著粗氣,想要盡量把邪火壓下,可閉上眼睛,腦海里全是小純那精致的小臉蛋兒和碩大的柔軟,反而讓他的反應更強了。

         

        洗個澡,對,趕緊用涼水沖一沖。

         

        想到這兒,老蘇急忙脫掉衣服,打開水龍就開始沖。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沖進澡棚的一瞬間,蘇小純也跟了過來,雖然她心思單純,可她不笨,剛剛父親驚慌的樣子,她擔心父親出事兒,所以就跑過來看看。

         

        發現父親是真在洗澡時,她松了口氣,可無意間看到父親下面那處的時候,她瞬間充滿了好奇。

         

        “咦?和以前生物書上畫的一樣,可是,爹爹的怎么那么大呀?”隨著老蘇的撥弄,蘇小純看得臉紅心跳,羞得慌,“那么長那么大,平時走路肯定很難受吧?”

         

        蘇小純突然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可看著看著,饒是她心思單純,身體也本能的產生了微妙的變化,她發現自己胸漲得難受,全身都像有螞蟻在爬一樣。

         

        “這種感覺好奇怪呀。”

         

        蘇小純撓撓頭,心亂如麻,不敢再看下去,扭頭就跑。

         

        老蘇洗完澡出來后,發現小純已經回了自己房間,他嘆了口氣,也回到了自己房間。

         

        在床上輾轉反側,腦海里不斷浮現出先前的畫面,老蘇不知道自己能忍住多久,少女的身體,對他的吸引實在太大了。

         

        半夜的時候,突然電閃雷鳴,下起了傾盆大雨,不一會兒,門外就傳來蘇小純的聲音。

         

        “爹爹,你睡著了嗎?”

         

        從小蘇小純就怕打雷,只要是晚上打雷,她都會到老蘇的房間睡覺。

         

        “沒,還沒睡。”

         

        老蘇激動的應了一聲,快步走過去打開門,下一秒,一具柔軟的嬌軀就撲進了他懷里。

         

        “嗚嗚,爹爹,雷聲好大,好嚇人,小純睡不著。”

         

        “沒事,有爹爹在呢,別怕,快進來。”

         

        老蘇拍了拍蘇小純的后背,扶著她進了房間

        因為蘇小純害怕打雷的原因,老蘇在自己房間里安了一張小床,以備不時之需,可不巧的是,前兩天床壞了。

         

        “小純啊,這張床已經塌了,睡不了啊。”

         

        老蘇指了指小床,滿臉無奈。

         

        蘇小純緊緊靠在老蘇懷里,小模樣看上去挺委屈,不等她說話,老蘇趕緊道:“爹爹的床大,要不……你和爹爹一起睡?”

         

        或許是今天被蘇小純碩大的柔軟吸引住了,老蘇竟然說出了這么恬不知恥的話。

         

        沒想到的是,蘇小純毫不猶豫的點點頭,趕緊跑到床上,鉆進了被窩。

         

        “爹爹,你快上來呀。”蘇小純扯著被子,露出一個小腦袋,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著,很可愛。

         

        她心思單純,倒是沒覺得有什么不妥,小時候,她都是挨著老蘇睡的,所以沒有絲毫戒備。

         

        “好,好,爹爹這就來。”

         

        老蘇連忙答應兩聲,走過去躺在床上,只是身體有些僵硬不自在。

         

        十二歲以前,蘇小純還是個小姑娘,就算和老蘇睡在一張床上,老蘇也不會有邪惡的想法,可現在蘇小純已經是個大姑娘了,那身上散發出的陣陣芳香,讓老蘇很難受。

         

        轟……

         

        又是一聲炸雷響起,嚇得蘇小純蜷縮著身子,瑟瑟發抖。

         

        “爹爹,我怕。”

         

        老蘇撇過頭,看到蘇小純像個受驚的小兔子,心里不禁有些心疼,然后側過身子,溫和道:“要不,爹爹抱著你?”

         

        “嗯嗯。”蘇小純雀躍的點點頭。

         

        老蘇激動的伸出雙手,從蘇小純腋窩下穿過,由后往前抱著,兩只手緊扣,正好壓在那兩片飽滿的柔軟上。

         

         

        那驚人的觸感和特有的體香,讓老蘇瞬間撐起了帳篷,正好抵在蘇小純的臀部。

         

        “爹爹,是什么硌著我了。”蘇小純疑惑道。

         

        老蘇趕緊往后挪了一下,“沒,沒什么。”

         

        “是不是爹爹的大棍子???”

         

        聽到這話,老蘇傻眼了,要說這妮子心思單純的話,怎么會知道男人有那東西呢?

         

        “小純,你怎么知道的?”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日本床震劲爆无遮挡真人爆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