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學長上寫作業舒服嗎?嗯,嗯,奶好大,真緊 最新章節

        而張香蘭也因為自己生不出孩子,加上性格本來就有些懦弱,所以一直忍受著沒反抗,天天除了要挨打,還要伺候王石頭,和同樣對她不好的公公婆婆。

         

        日子過的苦不堪言。

         

        “嫂子,我幫你看看吧!”見張香蘭懷疑的眼神,李小樂解釋道:“你忘了我爺爺是老中醫了?我可是他的孫子,怎么可能在這方面一竅不通呢?”

        聽到他的話,張香蘭猶豫了下點了點頭。

         

        李小樂抓著張香蘭的藕臂,細嫩的觸感傳來,讓他不由心里一顫。但隨即看到上面青一塊、紫一塊的不禁罵道:“狗日的王石頭真舍得下手,把你打的這么狠?”

         

        輕輕的在上面撫摸著、按壓著,李小樂問道:“還疼么?”

         

        別說,李小樂這么一按摩,張香蘭覺得手臂上一陣清涼的感覺傳來,疼痛減輕了不少,道:“好多了,小樂,你這手工夫還真棒!”

         

         

        老師掀開裙子坐在我的腿中間|來這次換你在上面 最新章節

        “必須的,也不看看我是在幫誰按摩!”李小樂夸張道。

         

        張香蘭被他的話逗笑,白了一眼道:“貧嘴。”

         

        張香蘭這一眼可謂是風情無限,嬌媚動人,讓李小樂不禁呆了一下,心里暗道:“我靠,好美!”

         

        見李小樂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看,張香蘭臉色一紅,道:“小樂,你看什么呢?”

         

        “???沒事沒事,嫂子,我在幫你按摩下其他地方吧?還有那里?”李小樂真的替張香蘭不值,長這么漂亮,怎么會攤上王石頭那種男人。

         

        張香蘭本來想謝絕的,可是看到李小樂真誠的目光,加上身上卻是疼的厲害,猶豫了下,紅著臉道:“還有……還有后背。”

         

        “后……后背!”李小樂咽了咽口水,這么說,自己還能看到張香蘭的美背了?

         

        “嫂子,你轉過來吧?”

         

        張香蘭依言轉過了身子,可是馬上問題就來了,她今天穿的是一件襯衣,根本沒辦法從后面直接撩起來,所以,要想按摩后背的話,必須從前面解開……

         

        李小樂結結巴巴問道:“嫂……嫂子,那個,你能不能解開衣服?”

         

        “小樂,你說啥呢?”張香蘭不明白李小樂的意思,還以為他要趁機占便宜呢。

         

        李小樂連忙解釋:“嫂子,你別誤會,主要是你穿著襯衣,我看不到后面??!”

         

        “啊,這樣啊……”張香蘭想了想,開始緩緩的解起了襯衣的扣子。

         

        眨眼間的功夫,張香蘭襯衣的扣子便盡數解開。

         

        “好了,小樂,你隨便幫嫂子捏一下就好了。”張香蘭語帶羞澀,臉上布滿了紅霞,這還是她第一次在另外一個男人面前解開扣子。

         

        雖然并沒有把隱私的地帶露給對方,但這已經足夠讓她心跳加速了。

         

        “放心吧,嫂子!”

         

        李小樂只感覺一陣口干舌燥,小腹處有一股瀉火升了起來。吞了吞口水,掀開了張香蘭的襯衣。

         

        光滑的如同玻璃的鏡面,白皙滑嫩的像是嬰兒的皮膚,在月光的照耀下散發著誘人的光澤。

         

        好一具令人欲火升騰的美背??!

         

        李小樂以前從來不知道一個女人連背部都可以這么誘人,大手覆蓋了上去,輕輕在上面摩擦著,隨著他的動作,張香蘭身子不禁微微顫抖起來,也不知道是緊張的還是興奮的。

         

        “嫂子,這些都是王石頭打的嗎?”看著白皙皮膚上,那一道道觸目驚心的紅印子,李小樂一陣心疼。

         

        張香蘭沒有說話,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

         

        “狗日的,那個混蛋,遲早老子得揍你一頓!”李小樂眼中滿是怒火,這么漂亮的女人,狗日的王石頭怎么下得去手。

         

        李小樂兩手輕柔,從張香蘭的細腰,經過脊背,往上慢慢揉去,最后來到了香肩處,輕輕的捏了起來。

         

        張香蘭的美目禁閉,李小樂的按摩手法,讓她舒服放松了不少。

         

        “嫂子,怎么樣,感覺好多了嗎?”李小樂便按摩便觀察著張香蘭的反應。

         

        張香蘭輕輕蠕動了下嘴唇,“嗯!小樂,你可以用點力。”

        “好嘞!”李小樂答應一聲,手上驟然加力。

         

        舒服的感覺,讓張香蘭不禁呻吟了一聲,白皙的皮膚上泛起點點的紅斑,神情越發的陶醉起來。

         

        看著她的樣子,李小樂心里得意的同時,身子微微前傾,偷偷打量著。

         

        由于角度的原因,加上張香蘭還帶著胸罩,李小樂只能看到半個渾圓。但這種若影若現的誘惑,更加讓他激動不已。

         

        李小樂一陣尷尬,剛想解釋,卻發現張香蘭卻沒有任何反應。

         

        “難不成,她沒有感覺到?”

         

        半晌,見張香蘭只是閉著眼享受著他的按摩,并沒有什么過激的反應,李小樂更加大膽了,雙手悄悄的來到了她的胸部。

         

        開始的時候,李小樂還只是在胸部的邊緣,時而摩擦一下雪峰的邊緣,后來一咬牙,直接握住了揉捏起來。

         

        “小樂……”

         

        實際上,在李小樂的堅挺頂到她背上的時候,張香蘭就已經感覺到了,之所以沒有拒絕,一來是她不知道該怎么開口,二來,是她打心眼里,還把李小樂當成個孩子。加上他又這么幫助自己……

         

        于是,猶豫了一下,便自我安慰,只要他沒有更大膽的舉動,就隨他去吧。

         

        而此時,李小樂已經握住了她的,她再也沒辦法裝聾作啞,扭動了一下身子,想要甩開李小樂的大手。

         

        見張香蘭并沒有真的生氣,李小樂放下心來,在她耳邊哀求道:“嫂子,我長這么大,還沒碰過女人,你就讓我摸一下好嗎?”

         

        “可是,我是你嫂子!”張香蘭依舊在拒絕,不過動作卻小了許多。

         

        “你不說我不說,沒人知道的。”李小樂的,道:“嫂子,你就可憐可憐我吧!”

         

        從李小樂嘴里呵出的熱氣和大手上略微粗糙的觸感,讓張香蘭心里就像是被貓爪子撓似的,奇癢難耐,忍不住道:“你只許在上面摸,不許摸其他地方。”

         

        這兩年,因為夫妻關系不好的緣故,張香蘭已經很久沒有和丈夫同房了,心里也是異常寂寞,面對年輕力壯,又溫柔善良的李小樂,她真的沒辦法拒絕。

         

        李小樂興奮的差點蹦起來,點著頭道:“遵命!”

         

        得到了許可,李小樂的動作大膽了許多,也用力了許多,五指深深的陷進嫩肉當中。

         

        狂野的動作,帶著絲絲疼痛的感覺……

         

        張香蘭的呼吸不禁急促了起來,身體也有些癱軟的靠在張小樂的胸膛上。

         

        “小樂”

         

        看著張香蘭親啟的紅唇,李小樂腦子一熱,低頭吻了上去,把張香蘭想說的話給堵在了嘴里。

         

        張香蘭萬萬沒想到,李小樂竟然會吻她,眼睛瞪的大大的,沒有一絲反抗的意思。

         

        “嘖嘖……”

         

        口水的聲音和女人的喘息聲混合在一起,讓人臉紅心跳。

         

        而李小樂已經杵到張香蘭摩擦著。

         

        此時的張香蘭似乎是默認了李小樂的舉動,緊閉著雙目,白皙的藕臂摟住了他的脖子。

         

        “嫂子,你好美!”

         

        李小樂的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占有她,得到她!

         

        兩人的身體緊緊靠在一起,似乎要相互融合在一起。李小樂的動作愈加瘋狂,不但把張香蘭的襯衣脫了,就連她的褲子也扯了下來。

         

        裸露皮膚觸碰在一起的感覺,讓兩人徹底迷失。

        然而,就在李小樂要刺入深澗的時候,忽然空中傳來一聲鳥叫。

         

        只見不知道從哪里飛來一只貓頭鷹,落到不遠處的樹上,發著滲人的叫聲。

         

        “***的,叫什么叫,再叫小爺宰了你!”李小樂很是郁悶,有這只貓頭鷹在,還怎么跟張香蘭辦事啊。

         

        然而,讓他郁悶的還在后面。

         

        張香蘭從迷失中回過神來,一下子推開了他,慌亂道:“好了,小樂,嫂子該回去了。”說完,迅速的穿上衣服跑了。

         

        等到李小樂反應過來的時候,張香蘭連個都沒了。

         

        李小樂心里那個氣啊,要不是這該死的玩意兒出現,自己此刻早就拿下張香蘭這個美婦,和她顛鸞倒鳳了。

         

        “狗日的,都是你個鬼東西壞小爺的好事!小爺弄死你!”

         

        李小樂撿起一塊大石頭就朝貓頭鷹砸去,貓頭鷹撲騰了兩下翅膀,飛了起來。

         

        “草!要不是你長著翅膀,小爺今天一定把你給紅燒了。”

         

        李小樂罵罵咧咧,剛想離開,忽然見那只貓頭鷹又飛了回來,落在樹上,“吱吱”的叫著。

         

        “我靠!你還來勁了,我這暴脾氣……”

         

        半個小時候,李小樂終于抓住了貓頭鷹,并且把它的毛全給拔了,光禿禿的很是滑稽。

         

        “哈哈,看你還挑釁小爺不!”

         

        李小樂對自己的杰作很滿意,大笑了兩聲后也離開了水庫。他并沒有回家,而是準備直接去張寡婦家。

         

        想起張寡婦風韻的身子,李小樂的腳步不禁加快了許多。經過村里的小賣鋪,也就是張香蘭家的時候,他忽然看到王石頭正在門口訓斥著張香蘭,而張香蘭則是低著頭,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

         

        “臭娘們,這么晚回來,是不是去偷漢子去了????”

         

        “還說沒有?我看你撒謊,說,奸夫是誰?不說的話,老子今天就打死你!”

         

        ……

         

        ***的!狗日的王石頭又在欺負香蘭嫂子。

         

        李小樂聽的怒火中燒,真想沖過去狠揍王石頭一頓??墒亲罱K卻忍了下來,畢竟他只能算外人,名不正言不順的,管人家家事,算怎么回事?

         

        可是他也不眼睜睜的看著張香蘭受欺負而不管不顧??!尤其是,這個時候王石頭還狠狠的打了張香蘭一巴掌。

         

        清脆的響聲,讓李小樂心里一緊,狗日的,敢打老子女人!

         

        經過在水庫的一幕,李小樂早已把張香蘭當成了自己的女人,此刻見王石頭竟然敢動手打張香蘭,他不禁從地上抄起半塊磚頭砸了過去。

         

        “既然你那么愛打人,就讓你嘗嘗被打的滋味!”

         

        磚頭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直沖王石頭砸去。“趴”不偏不倚的砸在他的腰上,讓他來了個狗吃屎,半天沒起來,捂著腰呻吟不已。

         

        “***的,誰砸老子啊,讓老子逮著你,非弄死你不可!”

         

        “還不服氣?”李小樂又從地上撿了塊石頭,砸到了王石頭的頭上。雖然這塊石頭還不及半塊磚的十分之一大,但也足夠他受的了,捂著腦袋只叫娘。慘叫聲,都能傳出村外去。

         

        張香蘭估計也被李小樂這兩石頭給砸暈了,在原地愣了半晌,忽然轉身就跑。

         

        李小樂連忙追了上去。

         

        “嫂子,你等等我!”

         

        也不知道張香蘭聽沒聽到,總之是沒停下腳步,眨眼間就跑了個沒影。

         

        幾分鐘后,李小樂終于在水庫邊上發現了張香蘭的身影。此時,她正站在大壩邊上。

         

        不好,香蘭嫂子要跳橋!

         

        李小樂就是傻子也知道張香蘭這個時候要干什么,拔腿就像她跑去。

         

        “嫂子,不要啊……”

         

        他的話音剛落,就見張香蘭一縱身,跳下了大壩。

         

        等到李小樂跑到壩上的時候,河水已經把張香蘭整個人都淹沒了,水面上只剩下她兩條手臂還在掙扎。

         

        顧不得猶豫,李小樂一個猛子扎下去,游向張香蘭。

         

        雖然是夏天,但水里的溫度并不熱,等到李小樂費勁的把張香蘭弄上來,已經凍的身體發涼,精疲力盡了。

         

        不過,看到張香蘭只是被水嗆暈過去了,并沒有什么大礙,放心了不少。

         

        “香蘭嫂子,你說你這是干什么?至于嗎?什么事不能解決啊,唉……”

        嘆了口氣,目光掃向張香蘭,李小樂不禁愣住。

         

        只見此時的張香蘭,玉體橫陳,身上的衣服已經完全被打濕,緊緊的包裹著曼妙的酮體。

         

        花色的襯衣貼在飽滿的玉峰上,完美的半圓線,誘的人直流口水,薄料的褲子也因為浸水的緣故,和修長大腿貼在一起,顯得格外圓潤。中間的三角地帶更是深陷下去,形成一道淺淺的小縫隙,宛如一線天,讓人忍不住想一窺究竟。

         

        李小樂當即看的巨龍都挺了起來,眼睛瞪的大大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不斷的吞著喉嚨里的口水。

         

        “香蘭嫂子,你可真迷人!”

         

        李小樂俯身在張香蘭的紅唇上親了一口,冰涼的感覺讓他大呼爽快的同時,清醒了過來。

         

        李小樂,你還是不是個男人,這個時候還占便宜,不趕緊救人?

         

        暗罵了自己一句,李小樂連忙雙手交叉,在張香蘭的胸部按壓著,催吐著她肚子里的河水。只是,這一招似乎不怎么管用,雖然張香蘭吐了不少水,可依然沒有轉醒的跡象。

         

        “看來只能人工呼吸了。香蘭嫂子,這可不能怪我占你便宜啊,我都是為了救你,迫不得已的……”

         

        自言自語了半天,李小樂舔了舔發干的嘴唇,深吸了一口氣,吻上了張香蘭的艷唇。

         

        冰涼柔軟的觸感,傳遍李小樂的腦海,讓他頭腦一熱,忍不住擠開張香蘭的香唇,把舌頭伸了進去,在他的口腔里翻滾著,攪拌著。

         

        雖然沒有得到回應,但李小樂依舊樂此不疲,一邊幫張香蘭“人工呼吸”,一邊在她的玉峰和大腿上流連忘返。

         

        慢慢的,李小樂壓倒了張香蘭的身上。

         

        “嘖嘖,香蘭嫂子的身子可真柔軟,如果能天天抱著那該多好??!”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日本床震劲爆无遮挡真人爆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