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ㄕT惑——?;ū焕綐淞掷镌闾?/h2>

         “你是誰?你要干什么,把我放開。”

          “我是誰不要管,你老公宋吉給上了我的女人,今天我就要上了你。”

          “你給我放開,你這個畜生。你再不放開,我就要喊了。”

          “現在都下班了,連個人都沒有,你喊也沒用。”我威脅著她,“今天我就要讓宋吉那混蛋也嘗嘗被戴綠帽子的滋味。”

          我身下的王靜因為掙扎,被繃的緊緊的扣子突然斷開,頓時露出了里面的風光。

          我下面硬硬地頂著她,她能感覺到。

          我一只手壓著她的雙手,雙腿緊緊地壓著她的下半身。另外一只手胡亂地在她身上摸索著,想找到一個突破口能伸入進去。

          王靜慢慢地不再掙扎,不知道是因為絕望還是憤怒,緊閉的雙眼流出了眼淚。

          我能聞到她身上那股幽香,我感覺到她的身材比陳巧的還要好。散亂的頭發搭在精致的臉上,給人一種深深地誘惑感。

          我的一只手已經握住了她胸前豐滿的球,揉捏了幾下然后又毫不留情的往下游走。

          我得感謝陳巧那個***這些天對我在這方面的培養,讓我做這些事情的時候那么得心應手。

          身下的王靜呼吸慢慢變得急促起來,我知道,我讓她有了反應。

          王靜的反應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但我沒有停止我的動作,我的手指摸到了一片濕潤的草叢。

          當我準備解開自己的腰帶時,我聽到王靜幽幽地嘆了一口氣,恨恨地說:“宋吉,這下你滿意了吧?”
         

         

        上課摸同桌大腿和胸(高C噴奶水H)

          我腦子翁了一聲,看著身下被我蹂躪地王靜。她像一朵經歷了一場暴風雨摧殘的花,讓人不由得產生出一陣憐惜。

          我不知道接下來還要不要繼續下去。是啊,宋吉搞了我的老婆。不,應該說我老婆和宋吉早就搞在了一起。

          但是我拿他的老婆下手,卻和那個畜生有什么區別,而且他是光明正大的偷,而我呢,只能使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我慢慢地從王靜身上爬了起來,低聲說道:“對不起,我一時沖動。”

          王靜默默地起身,穿好被我蹂躪的皺皺巴巴的白色襯衣,然后又拉上被我褪下去的裙子。

          我轉身準備開門離開,她在我背后聲音冷冷地說:“你就不怕我報警說你要強奸我?”

          我看著她,低聲說道:“我并沒有進去,不算吧?”

          我真的害怕她會報警,用祈求的眼神看著她。

          她冷冷的站在那里,胸前的扣子因為在剛才的掙脫中掉了,所以還能隱隱看到里面豐滿的。

          但她現在的樣子更像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王。

          她好長時間沒有說話,后來嘆了一口氣,說:“你走吧,但是記住,這件事情不能讓任何一個人知道。如果外面有什么傳聞,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連忙點頭答應。轉身離開,走到門口,我又對她說:“你老公和我老婆搞在一起,你知道嗎?而且不僅僅是搞在了一起,還要玩那種游戲。”

          我看著她震驚的樣子,把下面想說話的話又咽了下去:“就是說你老公準備讓我上你。”

          我渾身無力走在路上,這整整一天,我似乎經歷了很多事情。

          我腦子里一會顯出王靜騎在宋吉身上的樣子,一會又會想到王靜躺在沙發上被我蹂躪的樣子。

          我渾渾噩噩的走著,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家門口。我不知道還能再去哪里,所以我只能選擇回家,然后面對那個不知廉恥給我戴了綠帽子的老婆。

          可是當我開門進去后,卻發現家里一片空蕩蕩的,陳巧把她的東西都收拾帶走了,只剩下一片狼藉。

          我知道她肯定會去找宋吉。也許在她眼里,我已經失去所有的價值。

          我頹然地倒在沙發上,讓黑夜慢慢地浸沒我。我沒有勇氣回到臥室,我不敢躺在那張床上,那張床上有他們兩個糜爛的氣味。

          一夜無眠。

          第二天,我打電話到公司,說了辭職的事情。老板很驚詫我突然提出的要求,但是最后還是答應了我的要求。

          我是沒臉再回去,因為我的尊嚴已經在他們眼里變得支離破碎。

          那段時間,我什么都不想做,唯一想做的就是不停的喝酒。只有讓自己醉了,才不會想起以前的事情。

          因為一想起這些事情,我就覺得我***的是活得特別窩囊,特別失敗。

          我清醒的時候,總會想起陳巧騎在宋吉身上,我甚至能真切地聽到宋吉拍在她屁股上,她刺激的叫聲。

          就這樣過了有大半個月的時間,在這個半個月里,陳巧再也沒有出現過。

          有一天晚上,我喝完酒醉醺醺的往家里走。

          在走到一個酒吧門口的時候,發現路邊的臺階上躺著一個女的,一看就知道和我一樣是喝醉了。

          等我從她身邊走過的時候,發現這個女人感覺很熟悉。想了想又回來看了兩眼。

          原來是差點被我強X的王靜。

          我本想一走了之,不再管她??墒强此臉幼?,衣衫半開,窄窄的短裙下細長的雙腿蜷縮著,這很有可能會被那些在酒吧撿漏的男人帶走。

          我想了想,不顧路人看我的神情,把她從地上拖了起來。

          她已經醉的不省人事,我艱難地攙著她,不知道要帶她去哪里。我拍拍她的臉,沒有要醒的樣子。

          看來送回她家是不可能的了,想想,也只能把她帶回自己住的地方。

          我也成了一個撿漏的。幸好是在深夜,而且旁邊的路人不會多管閑事。

          把她帶回住的地方,我氣喘吁吁的把她扔在了沙發上,不再管她,自顧自的去衛生間沖去身上的汗臭味。

          冷水讓我酒醒了一大半,想到剛才攙著王靜,我的身體開始有了反應。

          已經好長時間沒有接觸過女人了,自從那次從王靜身上爬起來后……

          從衛生間出來,看到沙發上橫躺著的美女,腦子里開始混亂起來。

          她的衣服上被她吐的全是臟東西,而且這一路走來,變得皺皺巴巴的。

          但這掩蓋不了她的性感,短裙不知道怎么被拽到了大腿根部,從正面看,可以看到里面的內褲。這次是一條白色的。

          我嘆了口氣,把她抱起來,放到臥室的床上。她突然緊緊地抱著我的脖子,嘴里不知道嘟囔著什么。

          我掙脫不開,只好任由她抱著。后來,我體力不支,壓在了她的身上,她才松開的她的雙手。

          看著她,我的下身開始慢慢地變得硬起來。我解開了她的襯衣。

          我把她的襯衣扔在了地上,然后又開始脫她的高跟鞋和短裙。就這樣,一剎那的功夫,她就像一只剝了皮的大白羊躺在了我的面前。

          我看著這具完美的軀體,咽了一口唾沫。

          但一想到以前我經歷的事情,轉而想到現在的王靜和現在的自己處境很像,都是一條被耍弄的喪家犬,趁人之危這樣的事情我就再也做不出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把被子蓋在她身上,撿起她的衣服,準備轉身離開。

          就在這時,王靜悠悠地說道:“別走,要我。”

         

          我轉身,看了看她。發現她閉著眼睛,和剛才的姿勢一樣。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說了一句醉話,怔了怔,離開臥室,靜靜地關上了門。

          我把她的衣服在水龍頭下沖洗了一下,晾在陽臺上,然后躺在沙發上想。

          為什么她會喝成這個樣子,也許她發現了自己老公的骯臟的嘴臉,一時接受不了?

          但不管怎么樣,她的樣子讓人心疼。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老板和女強人,而是被人傷透了心的柔弱女子。

          我閉上了眼。

          很久,我又睜開了眼,我忘不掉剛才那完美潔白的軀體,我身體發熱,嘴發干。我知道,我沉睡了半個月的欲望被王靜帶了出來。

          我靜靜地離開沙發,又推開了臥室的門。

          她躺在床上,一副安然睡著的樣子。

          我慢慢地把手伸入被子中,再一次摸到了她的身體。光滑、細膩。

          后來我再也忍受不住,就跑到衛生間打開淋浴,在水柱的沖擊下,釋放了自己的欲望。

          第二天我是被一聲尖叫吵醒的。在第二次尖叫聲中,我推開了臥室的門。

          我看到王靜一臉驚恐的樣子。

          “是你!”她看到,又尖叫起來。

          我埋怨她:“大早上的,還讓不讓人好好睡一覺了?”

          “你說,我怎么會在這里?”王靜沉思了片刻又接著說:“你是不是跟蹤我?然后趁我喝醉了把我弄到這里?說,你對我干了什么?”

          “你還知道自己喝醉了?”我揉揉惺忪的眼,“要不是我,你現在指不定在哪個色狼的房間里,被扒光,然后被人家恨恨地……”

          我沒接著往下說,因為我突然想到她現在的狀態其實和我說的一樣,只不過我不是色狼,也沒有怎么恨恨地把她怎么樣而已。

          她不相信我說的話,瞅瞅周圍,然后用一副要把我吃了的樣子問我:“我的衣服呢?昨天你到底對我做了什么?我告訴你,你這次肯定要進監獄的。”

          我頓時火了起來,我這一輩子,永遠都是被人威脅著走過來的。

          現在,我不想再受***的窩囊氣。我幸災樂禍地說:“那你起來報警??!”

          說完,我轉身離開,然后又窩在沙發里。

          過了片刻,她大聲說了一句:“喂。”

          我回她:“干嘛?”

          “你能不能把我的衣服給我拿過來?”她語氣溫柔了起來,有點楚楚可憐。

          我老老實實的起身,把陽臺上晾好的衣服拿給她。對她說道:“你不知道昨天你醉成什么樣子,你身上吐的全身都是,我好心,把你的衣服脫下來洗干凈。”

          她還是一副不相信的樣子,但已經收藏起了怒氣。

          看我沒走的意思,她又變得冷冷地說道:“你能不能離開,讓我把衣服穿上?”

          “切,看都看過,摸都摸過……”一想到昨天自己撫摸她的身體,生生地把話咽了下去。

          她穿好衣服,來到我身邊,冷冷地問我:“這個世界沒有那么多的巧合,你到底是不是跟蹤我來著?”

          我沒有好氣說道:“為什么我要跟蹤你?”

          “你自己的媳婦你管不住,她現在成了宋吉玩弄的工具。你肯定是報復心起來了,但是又不敢對宋吉怎么樣,所以想拿我下手。”

          一想到陳巧現在被宋吉不知怎么玩弄,我心里又一陣刺痛。

          看我不再說話,王靜冷笑了一聲:“周能,你真對不起你的名字,真的很無能??!”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呵呵,很難查嗎?你不知道吧,一開始你就被宋吉和陳巧設計了。

          他們早就想找一個替罪羊了,找來找去,就找到了你這個懦弱無能的家伙,也許他們覺得你好騙吧。”

          我問她:“那你說他們找我干嘛?當什么替罪羊?”

          她頓了頓,想說些什么,又把嘴閉上了。

          “是不是想讓我答應他們玩游戲???這樣,宋吉就會看到你被其他男人上。你嫁了一個這么變態的老公啊,喜歡看自己的老婆被其他男人干。”

          “你給我閉嘴!”王靜美麗的臉龐突然猙獰起來,抬起胳膊準備打我一巴掌,但看到我沒有躲避的意思,又慢慢地把手放下了。

          “其實,他有更深的用意。不過你那點智商也猜不到這點。實話告訴你吧,你那個淫蕩的老婆和宋吉早就串通好,想讓你玷污了我,他們抓到我的把柄,讓我身敗名裂,逼我離婚,拿走我的財產和公司。”

          她冷眼看了看我,語露嘲諷:“想不到自己被別人當了棋子了吧?”

          “那也沒什么,我除了帶了一頂綠帽子,其他的也吃不了什么虧?”

          她嘆了口氣,看我像看一灘泥一樣。

          我盯著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就笑她:“你現在不是和我一樣?也別嘲笑我。你老公和別的女人上床,又想著法子霸占你的財產,看來你比我還慘,不然也不至于一個人在酒吧買醉吧。”

          我刺到了她的痛處,她張開嘴想反駁我,但是張了半天也沒有說出一句話,黯然低下頭坐在沙發上。

          我看著她,她把頭埋在胳膊里,濃黑的長發披散著,柔弱的雙肩輕微的抖動著。

          我忍不住想上去抱住她,把她擁在懷里。但一想到她冷冷的樣子,還是忍住了沖動。

          過了很長時間,她抬起頭,看著我說:“你說的對,我比你還慘。一開始我以為我們協議結婚只是為了各自的利益。沒有想到他更是看中我的財產,我更沒有想到他會利用女人來為他織就了一張很強的關系網。”

          她盯著我,繼續說道:“你那個所謂的老婆,為了宋吉的陰謀,讓任何一個可以利用的人騎她。你想不到吧,陳巧和宋吉都是俱樂部的成員,那個俱樂部里,全是高官和富商,他們換自己的小三和情人讓別人去玩。”

          我震驚于王靜說的這些內容,看來我真的是太單純了,在這些人面前,只有被他們耍的份,怪不得陳巧和宋吉會選中我做替罪羊。

          王靜突然又想到了一個事情,厲聲的問我:“說,你昨天晚上對我做了什么,扒光我衣服后做了什么?”

          我看著陳巧,一時說不出話來。

          她走近我的身邊,用她的身體蹭著我,輕聲細語地說:“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已經上了這個女人。如果這樣也算完成了一次游戲吧?”

          我用力把她推開,恨恨地說:“今天來,就是想對你說離婚的事,告訴你陳巧,明天我們就去民政局辦離婚手續。”

          “好啊,我答應你,不過今天你要當著我們的面和王靜做一次怎么樣?”

          我抬手給了陳巧一個耳光,說道:“你這個不要臉的***……”

          我還沒有說完,旁邊的宋吉就踹了我一腳。

          我準備還手,這時從旁邊圍上了幾個人。

          王靜看到這個情景,連忙拉住了我,對宋吉吼道:“姓宋的,你太過分了,我的東西我不要了。”

          王靜拉著我快步走了出來,并隨手關上了們。

          我們走了一段距離,扭頭看了看,他們并沒有追出來,我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這個時候我再看王靜,她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

          王靜和我又回到了我們住地方。

          她把自己關在臥室里,直到天黑才出來。她看到我已經做好了晚上在等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對我笑了笑。

          我連忙說:“快吃飯,吃了飯我們再想其他辦法。”

          她點點頭,坐在餐桌前,默默地吃飯。我想打破這沉默的氣氛,但一張嘴看到她不耐煩的樣子,也就作罷。

          吃過晚飯,我躺在沙發上玩手機。沒注意到王靜突然走到了我面前,我嚇了一跳,趕緊問她有什么事情。

          她小聲地說:“我要去洗澡。”

          我莫名其妙的說:“去洗啊。”

          王靜臉突然紅了“你不許偷看。”

          我也尷尬的笑了笑。原來被她發現了。之前陳巧住在這里的時候,我把衛生間門上的拼接玻璃換了一塊。

          雖然外表看起來是不透明的,但從外面還是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景。以前,我經常躺在沙發上愜意地看陳巧洗澡。

          我裝作不知道的樣子,說:“去洗吧,你鎖上門,我想看也看不到。”

          “你不用騙我,你那點把戲我還不知道。我說了,不許看。如果我發現你偷看,看我不收拾你。“

          我連忙把身邊轉到沙發里面,嘴里嘟囔著:“這是我的家,怎么感覺你像是這里的主人一樣。”

          她看我老實的轉過去,才滿意的關上衛生間的門。我聽到她反鎖的聲音,然后又把身子轉了過來。

          “給我轉過去!”王靜的聲音從里面傳過來。感情她在偷窺著外面的情況啊。

          我不情愿地又轉過了身子。

          過了一會我聽到了嘩嘩的水聲。

          等王靜洗好后,站在我身邊,我有點呆住了。

          她穿的衣服被水打濕了,緊緊地貼在她的身上,她身材的曲線就這樣在我面前暴露無疑。

          短裙下面的大腿在我面前不安的扭動著。濕濕的頭發披散著,還有一兩滴水珠在沿著她的胸往下滑。

          我感到自己有點口干舌燥。下身不爭氣的鼓了起來。

          她似乎看到了我的反應,臉突然變得更紅了。

          我們就這樣尷尬的看著對方。我在想,她是不是有意的在勾引我?

          說句實話,今天看到宋吉那一群人的行為,我心里也產生了一些隱秘的沖動。

          我不知都王靜是不是也想到了她今天看到的情景。

          她突然開口說道:“那個什么,我的衣服濕了,再說我睡覺也不能穿著衣服對吧,你有沒有女人穿的睡衣,借我用一下。”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日本床震劲爆无遮挡真人爆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