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穿罩子被同桌摸了一天_好…好快

        她怎么會跟趙長遠?她難道不知道對方結婚了嗎?這......

         

         

        來不及我思考,兩人接下來的動作更讓我震驚了起來。

         

         

        只見趙長遠一把褪下自己的褲頭,拍了拍王莉的腦袋后,王莉竟順從的跪在了地上,緩緩張開了檀口......

         

         

        那一瞬,趙長遠眉頭一皺,舒服的叫出了聲。

         

         

        衣柜里的我看著王莉鼓囊囊的腮幫,還有不時流下的涎水,整個人受到了猛烈的沖擊。

         

         

        她怎么能做出那么惡心的事來?

         

         

        平日里我看小電影時就受不了這個,可遇著這般活生生的場景,竟詭異的萌生出了一絲期待來。

         

         

        就在王莉愈加賣力時,趙長遠突然一把扳開了她的腦袋,環住她的腰讓其趴在了床上,然后急不可耐的撕掉了對方已經浸透的丁字褲。

         

         

        我是第一次,你溫柔點_調教X奴服侍客人

         

        “你個小騷貨,快等不及了吧!”趙長遠王莉身底抓了一把,吟邪的笑道。

         

         

        王莉聞言舔了舔嘴唇,搖晃著翹臀嬌聲道:“老公,快!”

         

         

        聽到這樣的施令,趙長遠扶住對方的圓臀,腰身就是一挺......

        隨著身體的交融,兩人同時發出一聲悶哼。

         

         

        “小騷貨,還是這么帶感!”揉捏著王莉雪白的臀肉,趙長遠一邊贊嘆著,一邊聳動著腰身。

         

         

        王莉沒有答話,半瞇著眼發出了黏人的囈語。

         

         

        也不知趙長遠是不是故意的,兩人交合的位置正對著我,那鮮活有力的畫面像釘子般鑿進了我的靈魂。

         

         

        我嘴上啐著他們的無恥,可柜子的縫隙卻在不知覺中又拉開了一些。

         

         

        沒有了起初的溫柔,此刻的趙長遠蠻橫的沖撞了起來,那怪異的‘啪啪’聲如跗骨之蟲讓我渾身瘙癢了起來。

         

         

        而在趙長遠的鞭撻下,王莉嘴巴開闔著,急切的揉捏著自己前后晃動的飽滿。

         

         

        “老公,用......用力......”

         

         

        聽著王莉也不知是舒服還是疼痛的呻吟,我一雙手不受控的滑進了褲子里,在那羞人的位置不輕不重的揉捏了起來。

         

         

        這一刻,不用再去聯想記憶里的場景,我直勾勾的盯著兩人的動作,指尖隨著趙長遠的頻率愈來愈快。

         

         

        假如他身底的人是我,那感覺一定很舒服吧?

         

         

        這個念頭一萌生,我就開始幻想著自己變成了趙長遠身下的人,一次次承受著他,在他的喘息聲中浪叫......

         

         

        身底的異樣感逐漸強烈,直到一股令人渾身發麻的感覺傳來時,我下意識念叨起了趙長遠的名字。

         

         

        “導師,導師......給思思......”

         

         

        “??!”

         

         

        一聲高喊,潮水般的快感讓我緊繃的身子緩緩的放松了下來,短暫的放空后,我瞥了眼兩腿間的痕跡,頓時頭暈目眩。

         

         

        要死啦,竟然在這種情況下高.潮了......

         

         

        緊跟著,把趙長遠當作幻想對象的記憶也隨之喚醒,我整個人徹底凌亂了。

         

         

        怎......怎么會?難道自己骨子里就是個賤貨?

         

         

        一時間,懊悔和自責讓我險先哭出了聲。

         

         

        “老公,我又要到了......”

         

         

        王莉的喊叫將我的心神又重新拉回到了外面的戰場上,只見在王莉的催促下,趙長遠脖頸上青筋暴起,聳動的更加賣力了起來。

         

         

        幾乎是同時,兩人喘息著緊緊摟抱了起來。

         

         

        看著這番淫靡的畫面,我厭惡的皺了皺眉,反觀王莉卻是嬌媚的白了一眼趙長遠,嗔道:“混蛋,又不弄外面。”

         

         

        趙長遠聞言把玩著王莉的酥胸笑道:“誰讓你這狐媚子太誘人??!”

         

         

        “哼,你這個色胚,是個漂亮女人你就想上。”王莉撇了撇嘴,不以為然道。

         

         

        趙長遠見狀嘆了口氣:“要是所有女人都像你一樣表里如一就好了。”說著他的眼神徑直飄到了我這邊,嚇得我趕緊縮回了腦袋。

         

         

        不動聲色的將柜門重新拉上,我心里卻翻涌了起來,想著趙長遠那句表里不一,莫非我剛才所做的被他看見了?如果真是,那我還有什么臉面面對他???

         

         

        胡思亂想著,外面的對話依舊在繼續。

         

         

        “你爽也爽了,最近的護士長評選記得給我出出力??!”

         

         

        “這個嘛......”

         

         

        “怎么著,你想吃干抹凈???”

         

         

        “哪能啊,我是說我下面又餓了。”

         

         

        “討厭,最后一次了......”

         

         

        話音落下后,男女交歡的聲音再次響起,我暗罵了這對狗男女幾句后,強忍住偷看的沖動,捂住耳朵分析起了方才捕捉到的信息量。

         

         

        原來兩人也不過是一場有目的的皮肉交易啊,怪不得王莉資歷不夠卻上位這么快,估計兩人早就有一腿了。

         

         

        獲悉了這層辛秘,我心下稍安,主任醫師婚內偷情,用這個威脅趙長遠總該不會糾纏我了吧。

         

         

        夾著腿煎熬了許久,外面的兩人總算停歇了下來,互訴了一番惡心的情話后,考慮到張萍會隨時回來,王莉不得已先離開了。

         

         

        等外面安靜下來,我正準備推開衣柜時,柜門自外面被人打了開來,正是趙長遠。

         

         

        我下意識想躲閃,卻不想浸濕的褲子直接暴露在了趙長遠視野里,看著對方灼灼的目光,我頓時臊的無地自容。

         

         

        “思思,看來你對導師也是有感情的嘛!”趙長遠捏著下巴,狹長的眼睛里閃爍著精光。

         

         

        “呸,你這個人渣,我要把你偷情的事情告訴張姐,還有醫院。”我蜷縮著身子,一臉憤然道。

         

         

        聽到這些,趙長遠卻沒有絲毫慌亂的意思,盯著我戲謔道:“偷情?你有證據嗎?難道你要告訴他們,你躲在柜子里看到了我們啪啪啪,自己沒忍住還高潮了?”

         

         

        “我想醫院的男醫生們很樂意看到你現在這副模樣吧?”

         

         

        我心里一緊,這才意識到自己想要威脅趙長遠的想法有多可笑,于是惶惶道:“趙長遠,你想干嘛?”

         

         

        趙長遠譏聲一笑:“導師都不叫了么,剛剛不是叫的很歡快嗎?”

         

         

        “你......你閉嘴!”見那事被趙長遠直接戳破,比以往都要難堪的羞恥瞬間籠罩了我的心房。

         

         

        趙長遠似乎樂于見到我崩潰的樣子,俯下身子就要觸碰我的身子。

         

         

        我一把拍開他的手掌,瞅準空隙就準備鉆出去,可沒想到身子剛出去一半,一雙鐵鉗般的大手就死死摁住了我的腰身。

         

         

        轉過頭,就看見趙長遠滿臉的猙獰。

         

         

        “知道了我這么多秘密,還想跑嘛?老子今天一定要弄了你!”

        見趙長遠又換上了禽獸的嘴臉,我開始拼命的掙扎了起來,揮舞著手臂不停砸向對方。

         

         

        可盡管春藥的藥效已經過了,我還是有些乏力,‘刺啦’一聲單薄的上衣被趙長遠拉扯了開來,露出了粉色的文胸。

         

         

        我驚叫一聲,就要護住胸口,趙長遠卻探出一只手將我兩個手腕牢牢禁錮了起來,而空余出來的手則探到了我背后。

         

         

        “不,不要......”我奮力的扭動著身子,企圖阻止趙長遠的行徑,可文胸的束帶依舊在我絕望的目光中剝落了下來。

         

         

        看著我如同嫩藕般的挺翹,趙長遠猛咽了口唾沫,掃了我一眼后,直接欺身埋在了我的胸口里。

         

         

        目睹著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酥胸被侵犯,掙扎無果后的我的淚水瞬間奪眶而出,這一刻我多希望手里有一把刀,能把我身上這個畜生千刀萬剮。

         

         

        可現在我只能看著,看著那條惡心的舌頭在我敏感的肌膚上來回游走,感受著那滾燙的呼吸化作濕滑的黏意。

         

         

        當我的胸口徹底失守時,我全身的汗毛都不由顫栗了起來。

         

         

        盡管很不想承認,在趙長遠的挑逗下,我一顆心也跟著酥癢了起來,就連掙扎的幅度都小了不少。

         

         

        在我的胸口把玩了一陣后,趙長遠儼然失去了耐心,一把扯下我的褲子后,利索的亮出了他又一次精神抖擻的物件。

         

         

        “思思,乖乖做我的女人吧!”

         

         

        我的淚水已經迷了視線,只能依稀看到趙長遠獰笑的臉,當再次體會到那熟悉的感覺時,一顆心已如死灰。

         

         

        自己,要臟了?

         

         

        “叮咚叮咚......”

         

         

        門鈴聲又一次及時的響起,趙長遠身子一僵,望著門外猶豫了幾秒后,提起褲子匆匆跑到了門外,再回來時已是滿臉急色。

         

         

        “我老婆回來了,你要是還想在醫院混下去,一些話最好爛在肚子里。”

         

         

        聽到張姐回來了,我緊繃的神經頓時松懈了下來,看著趙長遠焦躁的模樣,胸腔里滿是恨意。

         

         

        “你慫了?有膽子做沒膽子承認嗎?我就算不在醫院了,也要讓張姐知道你是個多惡心的人!”

         

         

        “你......”趙長遠氣急,揮起胳膊就要朝我臉上扇,扇到一半又頹然放下,狠聲道:“明天我就給你調離科室,再給你安排轉正。”

         

         

        “我怎么相信你?”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日本床震劲爆无遮挡真人爆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