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玩自己給陌生人看:一人在上添一個在下吃的好爽

        下定決心后,我強忍羞澀走到沙發前,看了看,發現他整個身子幾乎占滿了沙發,如果坐下,屁股肯定和他身體進行碰觸,我可不愿意。

         

         

        索性直接站在那里,抄起桌上放好的藥膏,略微彎腰,打量兩眼,發現他背上除了有些暗斑沒有其他特別的地方,就問:“抹哪里?”

         

         

        “我癥狀不明顯,就是癢,你都抹抹吧!”

         

         

        聽他這樣說,我咬了咬嘴唇,直接把藥膏在他背上擠了一縷出來,藥膏的味道并不刺鼻,反而有點香甜的味道,很好聞,我開始伸出手指,把藥膏均勻攤開。

         

         

        “嘶……”

         

         

        剛指尖放上去,趙長遠就發出一聲舒服的吸氣聲,我臉一紅,裝作沒聽見,繼續用手給他涂抹。

         

         

        這還是我第一次真正長時間接觸到男人的身體,指尖在他背上游走時的感覺特別怪異,那種觸感讓我既異樣又反感。

         

         

        我只想盡快給他弄完,強忍著不適,全神貫注,把他的兩個肩頭包括整個背部全都抹了一遍。

         

         

         

        六十老人B是怎樣的_今天吃肉嗎1V1

        完事后,我輕吐了口氣,突然發現趙長遠不知何時,竟然扭頭在死死盯著我的胸前,眼神火熱的似乎想要把我衣服焚燒殆盡。

         

         

        我驀然驚了一跳,這才察覺到自己涂太認真,根本沒注意彎腰的時候,胸前早已暴露出大片春光。

         

         

        趙長遠透過衣領,把我半個雪白酥胸和溝壑徹徹底底看了個干凈。

         

         

        慌亂之下,我連忙用手捂住胸口,趙長遠看上去有些遺憾的收回目光,我羞惱的不行,但又沒法說什么,只能怪自己太不小心,讓他占了便宜。

         

         

        生了一陣悶氣,我說道:“抹好了,記得你說過的事!”

         

         

        我提醒了一句,誰知趙長遠竟然從沙發坐起來后,指了指他的襠部,“別急,還有這沒抹呢!”

        我一看他褲襠鼓鼓囊囊頂的老高,明顯是起了反應,這種位置我怎么可能會同意。臉色直接冷了下來,把藥膏摔在他臉上。

         

         

        “你想都別想。”

         

         

        趙長遠被我砸了一下,本來笑瞇瞇的表情也陡然變得陰沉,威脅說:“怎么,不答應?我記得課室里有幾個醫療器械因為某個護士操作不當,損壞了吧?幾十萬的東西呢,也不知道某些人賠不賠得起!”

         

         

        “我沒有,你胡說八道什么!”憑空被污蔑,我氣的不行,恨不得上去扇他兩個耳光。

         

         

        “嘿嘿,你說醫院是信我還是信你!”

         

         

        趙長遠的丑惡嘴臉終究是暴露出來,但我怎么也沒想到,他竟然用莫須有的事直接嫁禍給我!

         

         

        趙長遠是醫院的主任醫師,地位不低,而我只是最底層的實習小護士,并且還是他的學生。

         

         

        如果他鐵了心的往我身上潑臟水,的確有太多可以操作的空間了,哪怕假的也能變成真的!

         

         

        他果然就是個人面獸心的禽獸!

         

         

        想到這,我頓時情緒有些崩潰了,幾十萬的醫療器械,我拿什么去賠?

         

         

        趙長遠似乎也不想太過逼迫我,露出笑瞇瞇的表情,“想好了沒有?我只是讓你抹抹大腿根,至于會不會碰到什么不該碰的東西,就看你自己了。”

         

         

        我知道,他只是給我個臺階下,根本目的還是那種猥瑣的念頭。但面對他的威脅,我卻只能保持沉默,身子不停的顫抖。

         

         

        “快點,答不答應!”趙長遠有些不耐煩。

         

         

        我深吸一口氣,猛然抬起頭看向他,急促的說:“趙長遠,你別太過分,你也有把柄在我手里,大不了咱倆誰都別想好過!”

         

         

        “你果然看見了!”趙長遠眼神陰沉幾分,旋即輕笑說:“行!你給我抹藥,完事兒之后,我同意把你調到其他科室,然后咱們都當什么事都沒發生過,我的秘密你也給我爛在肚子里。”

         

         

        說完之后,他叉著腿坐在沙發上,高高鼓起的帳篷正對著我。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選擇相信他的話。把即將流出來的眼淚強忍著憋回去,顫抖著手探進了他的褲襠。

         

         

        幾乎在瞬間,我就感受到一股灼熱的氣息涌來。

         

         

        似乎他褲襠里存在了一個滾燙的火柱,那么灼人,刺激的我手上汗毛都立了起來。

         

         

        我盡量用最小的動作抹他的大腿根,但是手插在他褲襠里,不可避免的和那玩意有了接觸,火熱的觸感讓我難堪的不行。

         

         

        在我動作的時候,趙長遠瞇著眼不停地吸著涼氣,表情顯得非常舒服,時不時讓他那里跳動幾下磨蹭我的手背。

         

         

        令我奇怪的是,我明明對這種突破了我底線的事情非常反感,身體卻不由自主的有了反應,體溫上升,呼吸也漸漸急促起來,竟然有把趙長遠的滾燙握在手中的沖動!

         

         

        我一下就驚了,這很不正常!

         

         

        就在此時,趙長遠瞇了瞇眼,眼神中露出一抹淫邪,“起效果了嗎,這可是我廢了很大勁兒才搞到的迷情藥膏,不過用在我可愛的唐思思同學身上,值了!”

         

         

        “你對我下藥!”

         

         

        我如同被蛇咬了般把手從他褲子里抽了出來,驚恐的感覺遍布全身,怪不得之前感覺那藥膏味道不對,原來竟然是一種特別的媚藥!

         

         

        這時候,后悔大意已經來不及了,趙長遠貪婪的撲了過來,一雙大手直接攀上我胸前那對飽滿高聳......

         

         

        酥麻異樣的感覺霎時間就從胸前傳遍全身,我想要掙扎反抗趙長遠的侵犯,但力氣像是被抽離了般,一絲絲從體內消失,反而軟到在他懷中。

         

         

        趙長遠見狀更加得意,那火熱的家伙直接頂到我的小腹上。

         

         

        “嘿嘿,思思你還是個雛兒吧,今天老子就給你開了苞!”

         

         

        說著,他大嘴就親在了我嘴唇上,舌頭探進我口中不停攪拌,我下意識的就想把他的舌頭排斥出去,可伸出的舌頭卻綿軟無力,反而和他糾纏在了一起,被品嘗個夠。

         

         

        趙長遠的手也沒閑著,他急不可耐的把我的褲子扒到腿彎處,又親了一會兒,終于摟著我平躺在沙發上,掰開了我的雙腿……

        “我的好思思,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卻很誠實??!”

         

         

        趙長遠吟邪地盯著我已經臟掉的內內,突然探出手在上面狠狠摁了一把。

         

         

        我身子一顫,也不知是不是春.藥的效果,竟在疼痛中感到了一絲舒爽,那兒竟然有了些許反應。

         

         

        趙長遠顯然也發現了這點,興奮的舔了舔舌頭后,猛一把將我最后一處屏障撕扯了下來。

         

         

        我嚇得驚叫出了聲,本能下就要護住自己的私密,奈何渾身酥軟的像是爛泥,只能任趙長遠放肆的欣賞。

         

         

        “這樣的粉嫩,真是太久沒有嘗過了。”

         

         

        趙長遠一邊贊嘆著,褲子已被他褪到了膝蓋處,那猙獰的物件晃悠著暴露在了我的視野里。

         

         

        “不,不要......導師,求求你放過我,我一定不會把你的事說出去的......”我驚恐的看著緩緩跪坐在我身上的趙長遠,妄圖喚醒他僅存的良知。

         

         

        可惜趙長遠的眼里只剩欲望,他摩挲著自己的物件,作惡似的在我大腿根部碰撞。

         

         

        每次碰撞,我心間就是一蕩,竟對那滾燙的東西多了一絲渴望。

         

         

        要是讓它進入身體,那會是種什么感覺?

         

         

        剛升起這個念頭,我就覺得格外的羞恥與自責,自己怎么會對這個畜生有了反應?可自己該怎么辦?難道只能眼睜睜被他糟蹋?

         

         

        趙長遠顯然不知道我的心思,他開始圍繞著我那兒來回動作了起來,異樣的感覺竟讓我舒服的呻吟了起來。

         

         

        趙長遠見我這般反應,得意的在我胸口抓了一把,戲謔道:“小思思,想不想更舒服???”

         

         

        看著他惡心的模樣,我強忍著躁動喘息道:“你這個......畜生,你......這......是犯罪!”

         

         

        “犯罪?”趙長遠愣了愣神,忽然朗聲大笑了起來:“既然是犯罪,那就讓我們做點有趣的事吧。”

         

         

        “你......想干嘛?”

         

         

        趙長遠沒有回答我,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后,突然一點點俯下了身子......

         

         

        直到一股股熱浪打在我大腿根部時,我隱約猜到了他的意圖。

         

         

        他不會想?

         

         

        下一秒,當被一抹溫潤包裹住時,我腦子里瞬間亂成了一團漿糊。

         

         

        我甚至忘了呼喊,就直愣愣的望著趙長遠貪婪的進行著那種我只在小電影里見過的動作。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日本床震劲爆无遮挡真人爆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