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看學長的巨大寫作業軟件_嗯啊啊不要塞雞蛋啊唔好漲

        我看著他的笑容,后背一陣發涼,艱難的說:“我……我不是那意思,就是……就是……”

         

         

        局面僵持不下,張萍見狀噗嗤一笑,打起了圓場:“行了,行了。要我說,思思你今晚就別走了,家里有空房子,你對付一晚。”

         

         

        不知道為什么,我覺得今晚要是讓趙長遠單獨送了我,一定會出事!

         

         

        倒不如留下來睡一晚,有張萍在,他不能拿我怎么樣。

         

         

        想到這,我順勢答應下來:“也好,那麻煩導師和張姐了……”

         

         

        老公出軌娘家弟媳婦要怎么處理?出嫁隨夫

         

        睡在側臥的床上,我回想今天發生的事,越想越覺得奇怪,無緣無故趙長遠怎么會突然邀請我吃飯?再聯想到我貿然喊住少婦以后,趙長遠立馬就出現了,莫非他真的對我起了疑心?

         

         

        我心神不寧,那里還能睡得著,在床上翻來覆去,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陣哼哼唧唧的聲音突然從隔壁傳來......

        我雖然未經人事,但上學的時候也和宿舍小姐妹們一起研究過那種小視頻,對比之下,哪還能不知道他們夫妻在做那種男女之事!

         

         

        我整個人埋在被窩里,難堪的要死,我明明就睡在隔壁啊,他們夫妻竟然在有外人的情況下還這么大聲的做,簡直是……

         

         

        靡靡之聲像是有魔力一樣,我就算不想聽,也堅持不懈的鉆進我耳朵里。

         

         

        我聽的臉紅耳熱,整個身子都開始發軟,腦子里不由自主的回憶起看過的那種電影,各種男女交合的動作姿勢開始在我腦海里回放。

         

         

        這下子,我更受不了了,手不知不覺竟然開始在自己那個位置撫摸,等回過神來,臉燒的不行,為自己的行為感到一陣羞恥!

         

         

        大概過了二三十分鐘,隔壁的動靜才漸漸消退,我飽經折磨的從被子里探出頭,大口大口呼吸,蜷縮了一下雙腿,猛然察覺到下身竟然有一絲涼意。

         

         

        我渾身一僵,不敢置信的把手探進自己的小內內,入手黏滑。

         

         

        天吶,我咋這么不要臉……

         

         

        頓時,我羞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埋頭罵了自己一頓后,內褲里濕濕黏黏的感覺卻怎么也揮之不去,特別不舒服。

         

         

        這還怎么睡覺?

         

         

        沒敢開燈,我打開手機中的手電筒功能,偷偷摸摸在這個房間翻找起來,找了一圈,也沒找到一點衛生紙。

         

         

        總不能用床單給自己擦吧?

         

         

        我既尷尬又難堪,有種想哭的感覺。無奈之下,只好悄悄打開門,躡手躡腳的摸向衛生間。

         

         

        才剛一打開門,就見到黑暗中有一道身影坐在馬桶上,我魂差點沒嚇飛,手機下意識的就照了過去,剛想尖叫,就看清了那道黑影的臉。

         

         

        趙長遠!他,他在廁所里干嘛呢?

         

         

        視線下移,就見趙長遠根本沒穿褲子,那兒昂然挺立著,伴隨著手中動作律動......

         

         

        我的尖叫頓時卡在了嗓子眼里,看到這一幕,腦中崩出的第一個想法竟然不是羞得掩面而逃,而是……

         

         

        他需求這么強烈嗎,弄了那么久,張姐還沒能讓他滿足?

         

         

        趙長遠似乎也沒想到我會突然闖進來,神情愕然了一下,然后趕緊停住手上動作,臉上非常尷尬的說。

         

         

        “思思,這么晚了還沒睡啊。是想上廁所嗎?”

         

         

        我一言不發,渾身僵硬,腦子里一片空白,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看到那玩意兒,被眼前一幕驚的不知所措。就這么呆呆的站在衛生間門口看著。

         

         

        似乎我的出現以及后續反應,讓趙長遠受到刺激,他那兒猛然跳動了一下,旋即便有一股液體,從他的方向拋出一個弧線,噴打在了我的小腿上......

        我癡呆的看了看腳踝上的粘稠物,呆愣了兩秒鐘,一下子知道了那是什么東西,頓時止不住的泛起陣陣惡心,一聲尖叫就要出口。

         

         

        見狀,趙長遠急忙說:“思思,千萬別叫。你張姐還在房間睡覺呢……”

         

         

        經他提醒,我回過神來,剛剛張開的嘴巴又閉上了。張姐人很好,我不想被她誤會什么,如果被她看見這一幕,我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解釋!

         

         

        而且現在的情況有點說不清楚,尤其是趙長遠的液體還掛在我小腿上,萬一張姐看到后,認為是我半夜不睡,在他們夫妻做完那事以后,來勾引了她老公,那怎么辦?

         

         

        我不想讓別人誤會我的清白,更不想和趙長遠這種沒有職業道德,色浴熏心的禽獸產生任何關系。

         

         

        心里各種想法在不停的碰撞,讓我感覺一陣陣委屈,癟了癟嘴,小腿上的液體開始往下流,那種溫熱粘稠的感覺讓我幾欲抓狂,狠狠的甩了兩下腿。

         

         

        趙長遠看到后急急忙忙提上內褲,把他那玩意兒遮擋住,撲到我跟前:“思思,導師給你擦擦,沒事的……”

         

         

        他說完就去拿紙,蹲在我面前要給我擦拭。

         

         

        我驚恐的連連后退幾步,轉身逃回了房間。趙長遠尾隨過來,站在門口壓低聲音喊我名字,還用手擰門把手,但門被我從里面反鎖住了,他根本打不開,只好在外面一遍遍叫。

         

         

        我把自己整個人包在被子里,不露一絲縫隙,雙手捂住耳朵,聽不見他的聲音后,才有了一些些的安全感。

         

         

        過了大概有七八分鐘后,我心情漸漸平復下來,側耳傾聽半晌,見外面沒了動靜,趙長遠應該是怕張姐發現,只在門外待了一會兒,見我不答應,只好回主臥。

         

         

        把自己從被子里釋放出來,我第一時間就看看小腿被‘侮辱’的地方,見上面的液體已經讓被子給蹭掉的差不多了,但仔細去看,自己潔白光滑的小腿上還是殘留下一些已經干涸了的痕跡。

         

         

        一下子,我的眼睛就紅了,委屈的眼淚在眼眶里直打轉兒,也顧不得那么多了,用被子死命的擦起了小腿位置。

         

         

        惡心!不要臉!做完那事兒還不滿足,還跑去衛生間安慰,真是死變態!

         

         

        我邊哭邊在心里罵,直到把小腿搓的紅彤彤一片,差點沒掉一層皮,才感覺自己重新變干凈了。

         

         

        明天!明天不管怎樣我都要去找護士長調離婦科部門!哪怕是去門診科做忙的腳不沾地的陪護,我也要離趙長遠這個死變態遠遠的……

         

         

        暗暗給自己下定決心,然后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終于沉沉睡去。

         

         

        第二天再次醒來,天色早已大亮,我匆忙收拾了一下,從房間出來,結果看見趙長遠正坐在客廳沙發上在喝茶。聽見聲響,他回頭看了看我,笑了笑,像是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

         

         

        “思思,醒了???”

         

         

        “嗯……”

         

         

        我低低應了一聲,一雙眼睛四處看了起來,瞅了一圈也沒發現張姐的蹤跡,整個屋子只有我和趙長遠兩個人!

         

         

        “你張姐出去了一趟,要很久才能回來。”趙長遠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隨后轉頭看向我,目中充滿渴望......

        “張姐不在家啊,干嘛去了?”

         

         

        “她去娘家拿點東西。餓了吧,來,嘗嘗你張姐為你準備的早餐。”

         

         

        我強迫自己沖趙長遠露出個笑容,和他寒暄著,可見識了他的種種以后,導師這個字眼卻再也不想叫出口。

         

         

        瞅了瞅飯桌上放著的一些餅還有豆漿,我心里嘀咕著,早餐是張姐做的估計不假,但我可不敢吃,誰知道他有沒有在里面放些什么奇怪的東西?

         

         

        趙長遠給少婦用過鎮定劑,是有前科的,我還真怕他在我身上也來這么一手,稀里糊涂的連丟了清白自己都不知道。

         

         

        “不吃了,不餓。”我直接拒絕。

         

         

        “不吃早飯怎么能行!”趙長遠一副過來人的樣子,苦口婆心的勸說:“你小姑娘現在年紀輕輕仗著身體好,不注意飲食規律,等你得了胃病,后悔都來不及。虧你還是學醫的呢,連這都不清楚……”

         

         

        見他話里話外絮絮叨叨全是為我好的模樣,我心中更加警惕,又瞄了瞄那些早餐,愈發懷疑其中有問題。任憑趙長遠怎么勸,我就是不吃。

         

         

        氣氛一時之間有些尷尬,趙長遠見我暗暗警惕的樣子,最終嘆了口氣,無奈的說:“思思啊,你是不是對導師有什么成見?你也是成年人,應該懂,那種事憋著會憋壞身體的,我就想釋放一下,我也沒想到會被你看見。”

         

         

        他主動提起這個話題,反而讓我有點臉紅,現在冷靜回想起來,昨天衛生間那一幕確實是個意外。

         

         

        無論如何,人家夫妻生活和不和諧,是人家自己的事,和我一毛錢關系都沒有,頂多就是被弄到腿上給惡心到了。

         

         

        “導師我對那方面需求很強烈,你張姐身子又虛,每次二三十分鐘就不愿意給我了,我沒辦法才去衛生間……”趙長遠越說越露骨,要給我解釋清楚,似乎是覺得因為這件事,才讓我起了戒心。

         

         

        但我真正警戒的是他猥褻病患這件事,我不清楚他提起昨晚的事,是在裝傻還是想掩蓋什么。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日本床震劲爆无遮挡真人爆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