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舞爆乳下裸羞無碼_肉體撞擊聲噗嗤噗嗤水聲

        我知道她喜歡我,不過我比較喜歡豐滿的女人,又擔心沾上了脫不了手,所以一直沒碰她。

        沒多一會兒,老板打電話叫我進辦公室。

        他一見我就苦笑:“老韓,公司里你資歷最老了,能不能給我點面子以后遵守一下規章制度?你上班老遲到總不是個事兒,為這事曼麗都找我投訴你多少回了?我又不想罰你錢,你這樣我很為難的。”

        我們倆是同學,他老婆還是我哥們(女的,別誤會。),所以我跟他說話一點都不客氣,吊兒郎當的說道:“該罰你就罰唄,我無所謂。那女人針對我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要不是因為她是你死黨的妹妹,看我不削死她。你不會是想泡她吧?我可警告你,就是泡你也別讓我知道,要不然我會告訴你老婆的。”

        “你可別瞎說,我跟她什么事都沒有。”

        “沒有那你讓她做總監也不讓我做?”

        “不是跟你說了嗎,她口才比你好,又是美女。女人出面跟人談事有優勢,而且你那臭脾氣,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

        “行吧!”我不想聊了,起身說:“今天我會把啟鳴的策劃案弄出來,回頭你讓她帶小詩去談吧,我就不去了,晚上有事。”想到蘇春兒說讓我看她那個我就興奮,巴不得現在就天黑。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本想去接蘇春兒的,想到我們這關系不清不楚的很尷尬,也不知道胡漢升有沒有把她哄好,所以我就沒去。

        誰知一到家就見到蘇春兒在炒菜,我心頭一片火熱,納納的問她說:“你怎么進來的?”

        蘇春兒瞥我一眼說:“門口的鞋里找的??!你藏了枚鑰匙在舊鞋里,我們家老胡還是跟你學的。”

        我看著她的翹臀咽了下口水,問她說:“你真打算在我家這么耗著呀?”

         

        寶 我去輸液了【揉花縫出水】

        “不然怎么樣?你讓我現在原諒胡漢升?那不可能。起碼他得拿錢來贖我,他究竟欠你多少錢?我得逼著他把賭債還清了再談其他的。他這人不是沒本事,只是好賭成性,顧不上其他而已。”

        確實,胡漢升挺牛逼的,他有個小小的工程隊,專門跟廣告公司合作,挺賺錢的,只是賺多少都賭輸了,才顯得有點落魄。

        我訕訕說:“也沒多少。”

        “沒多少是多少?總得有個數??!”蘇春兒逼我說。

        沒辦法,我只好坦白說:“零零散散的借,到現在有二十多萬了吧!”

        “什么?二十多萬?”蘇春兒都驚到了:“他怎么跟你借的?平時在家也沒怎么問我要錢??!”

        “男人嘛!要面子。”我說。

        “那你也不能借那么多給他啊,都積累這么多了,你都沒叫過他還債嗎?”

        我不吱聲。

        蘇春兒看我一眼說:“是不是因為我?”她挺感動的樣子。

        我笑笑不說話。

        蘇春兒白我一眼說:“傻瓜。”完了臉紅紅的的跟我說說:“一會兒吃完飯讓你看。”蘇春兒那媚眼兒瞧得我都起來了。

        她瞟我褲襠一眼,啐我說:“單身漢就是單身漢,一點都不禁誘。”

        我叫屈說:“那也怪你太漂亮了。”

        “油嘴滑舌。”蘇春兒白我一眼。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資格褻玩她,靠近了對著她的翹臀下不去手,嘴欠的問她說:“你真讓我看呀?那樣對升哥是不是不太好?”

        蘇春兒負氣說:“有什么不好的,他都把我輸給你了,你以為他在乎我?他在乎的只是面子而已。”

        我從蘇春兒的語氣里聽出了很濃郁的怨氣,很顯然她言不由衷,她是希望胡漢升在乎她的,可又無能為力,只好想辦法發泄,而我,就是她的出氣筒。

        想通這一點后,我自覺不是一個很有節操的人,所以很不要臉的試探著問她說:“那……春……春兒,我能摸一下你嗎?”

        “你……你想摸哪兒?”蘇春兒臉都紅了。

        顯然,她并不是一個很開放的女人,只是她心里實在積蓄了太多怨氣,所以變得無所謂。

        我也不說話,眼睛往她的高聳上看。

        蘇春兒拿鏟的手一軟,聲音小小的跟我說:“那你輕點。”

        我手有些哆嗦的順了上去,觸碰到的瞬間,那柔軟的觸感讓我熱血沸騰,而蘇春兒,臉紅艷得似要溢出水來。

        我貼在她的后背上,隔著衣服享受,下身也自然的貼了上去。

        我能感覺到蘇春兒的身體在顫抖,她似乎站不穩了,緊緊的貼靠在我懷里,聲若蚊吟的跟我說:“你能不能別靠那么近?我說讓你摸,可沒說跟你做。你那太嚇人了,我害怕。”說是那么說,她的臀卻在往后挺。

        我說:“放心,我就靠一下。你不答應,我肯定不會碰你的。”

        話是這么說了,可我的手已經不滿足在外面溜達,從她衫下伸進去,抓住那飽脹的時候,我感覺到她的身體也有了反應,于是嘴貼在她耳邊說:“你今天真的沒穿內內上班呀?那現在是不是還空著?”

        說話時我的手擠進了她的裙腰。

        似乎在配合我,她縮了下肚子,我心里暗笑,卻又拿出來了。

        “你干嘛?”

        她側頭問我,眼睛都瞇起來了,顯然很享受。

        我說:“這樣我怕你難受,從裙底來不是更方便嗎?你還沒答我有沒有穿呢!”

        “你摸一下不就知道了。”蘇春兒呼出來的氣都是熱的。

        我嘿嘿一笑,知道她其實對我是完全開放的了,于是不再克制。

        我的手往下一探,頓時摸到一片柔軟。

        MD,這小妖精底下果然什么都沒穿,我手指都進去了,我能感覺到她一縮。

        想到她空了一天,也不知道有沒有被人看到,我一下子醋意上涌,弄得她軟我懷里,站都站不住,夾住我的手說:“你輕點,我還要炒菜呢!”

        我說:“別炒了,我吃你就夠了。”然后上下夾擊。

        她氣喘吁吁的,嗔我說:“你不吃我也要吃??!”

        我說:“呆會兒我請你吃冰棒。”

        蘇春兒吃吃笑道:“冰棒不填肚。”

        我哪還有心思跟她聊騷呀,喘著粗氣跟她說:“那你炒吧,我不弄了 我現在就想看你,可以嗎?”

        說著我都不等她回應,直接放手,蹲下把她裙子掀起來了。

        “呀!你干嘛呀?你看歸看,可不要再進去了。”

        蘇春兒一點阻止我的意思都沒有,果然繼續炒她的菜,由得我在她背后折騰。

        我直勾勾地盯著她的翹臀直咽口水,這可太肥了,難怪我一摸她就這樣了。像她這樣的女人,弄一晚只怕板床都能變水床。

        我把她掰開了,她還撅起配合我。

        原想直接出手的,想到她喜歡聊騷,于是我問她說:“春兒,我能嗅一下你什么味嗎?”

        “??!不要,我剛上過廁所。”

        我嘿嘿笑道:“那不是更美嗎?”說著我鼻子湊上去深深一嗅,瞬間芳香撲鼻,帶著股怪味兒。

        我忍不住了,偷偷伸出了舌頭……

        “??!”蘇春兒一縮,像不要錢似的漏了好多出來,挪臀躲我說:“不要!你在干嘛?臟不臟啊你!”

        我唔唔說道:“不臟,只要是你的都不臟。”

        我見她都成那樣了,哪還忍得了,也不想她難受。見她一直都沒有回頭,我就站起悄悄把自己掏了出來。

        那哥們給餓的,直朝蘇春兒點頭致謝。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往下瞄準的就狠狠的的一挺……

        可能是我太緊張了,這一下居然撞歪了,啪一下嚇得蘇春兒鏟子都掉地上了。

        她回頭一看,見我咝咝抽著涼氣,低頭看那都有點頹了。

        還以為她會生氣,結果她只是白我一眼說:“德性?;钤?,好好的不行,非要偷著來。都叫你不要弄了,你就是不聽,是不是欠罵呀?我看看哪受傷了。”

        她說著蹲下來翻看,我低頭瞧進她領口里,再看她嫣紅嬌嫩的小嘴兒,頓時就不行了,滋滋全弄她身上了,沿著脖子滑到里頭去。

        蘇春兒口瞪目呆的,突然咯咯笑個沒完:“我說韓瀟,瞅你那沒出息樣兒,我才剛抓住你就把持不住了,難道你從來沒碰過女人不成。”

        被蘇春兒這么一嘲笑,我這男人顏面有點掛不住,嘴硬說:“誰……誰沒碰過女人了,我是一直都沒有找到你這樣的,太激動了!”

        蘇春兒投來驚訝和憐惜的眼神,似乎要把我吃掉,她那倆魔爪立馬緊緊摟住我的腰,慢慢往上爬,爬到我肩上,然后狠狠摟住我的脖子,香吻落下來。

        我的腦子立馬懵逼,無數個星星在眼前飛轉:“哦,我地乖乖,這也太刺激了,這是要成的節奏!”

        我心里一陣翻江倒海,剛剛才完,褲襠又止不住地往上高抬。

        蘇春兒感覺到了,細聲細語地調戲我:“韓哥,好玩嗎?”

        我哆哆嗦嗦地手不知放哪為妙:“好,好,甚好!”

        “腎好???那我幫你看看你的腎哪里好,嘿嘿。”蘇春兒妖媚地笑笑。

        這還沒完,更刺激的還在后面。

        蘇春兒倆魔爪又慢慢換了軌道,向我下方開去,行駛到我褲襠的時候,突然一個急剎車來了個猴子偷桃。

        我還沒反應過來,哎呀我的娘內,這感覺也太,也太美妙了,要飛上天做神仙了。

        這還不算完,蘇春兒還是不過癮,隨即來了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乾坤大挪移似撫摸,我快要暴斃而亡了,她倒是玩得津津有味。

        “嗯?什么味道?韓哥,你放屁了?”蘇春兒微微嗅了嗅捂著鼻子好奇地問。

        “沒……沒有啊,我怎敢在女神面前放屁???”我有點尷尬。

        我倆回頭再一看,大事不好,凈顧著辦事了,忘了鍋里還炒著菜,火光四濺,我和蘇春兒忙狗爬著起身滅火。

        我倆正欲火燃燒,這倒好,被真火給硬生生叫停了。

        我立馬起身打開油煙機吸黑煙,再瞄瞄那焦糊的鍋,滿是狼藉的廚房戰場,滅火器噴出的粉末到處都是,我一臉無奈耷拉個腦袋說:“得了,看來今兒咱倆在家吃不成飯了,春兒,走,哥帶你出去吃大餐。”

        “不用,還可以在家吃的,刷刷鍋底,收拾收拾重做不就完了。”蘇春兒臉上不知啥時候沾上了黑灰,還不時地往臉上摸,越抹越黑,跟小貓似的。

        我用手愛撫地擦去蘇春兒臉上的黑灰,指著鍋底那個大窟窿調侃:“你看這鍋底都啥熊樣了,成大漏勺了,沒事兒,明兒哥再買個結實的給你做菜。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兒了,今兒哥請你吃頓大的,別不好意思。”

        “我怕你太破費了。”蘇春兒漏出為難的神色。

        “我既然能借胡漢升二十多萬,一頓飯錢小CASE,毛毛雨而已。”我用港腔自豪回應。

        一提到胡漢升,蘇春兒的表情一秒僵硬:“那好,我也不挑剔了,咱們走吧。”

        說罷,蘇春兒回屋換身新襯衣和短裙,樂呵呵跟我出門。

        出了門,我心里嘀咕,馬上就要得逞,看到更深層次的春色,這架勢倒好全泡湯了,不知道今后還能不能讓俺再碰她。

        這個晚上我倆盡情地胡吃海喝,推杯換盞。

        雖然我和春兒今兒還沒有進一步的發展,我心里還是美滋滋的,心想這肯定是個極好的開端,以至于我越喝越嗨,越喝越高,一身火熱。

        到最后喝得舌頭打瓢,話說不利索,身體搖搖晃晃,眼前也模糊不清,也不曉得春兒是怎么把我弄回家去的。

        翌日。

        我迷迷糊糊地被蘇春兒的嫩手拍醒。

        “嗯?”

        我睡眼惺忪,腦子里混漿漿的直迷糊,晃晃悠悠忙起身,左顧右盼,定睛一看,倆高聳駝峰抖動,凹陷的溝壑盡收眼底,看來,她喊了我半天,蘇春兒實在叫不醒我,只有出狠手給我來了一下子。

        “該起床上班了,韓哥,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你這成天不干好事兒,昨天我也喝高了,硬把你拖回來的,還吐了我滿身,你說,我是不是該向你索要精神損失費呢??磥斫駜涸蹅z都要上班遲到了。”

        蘇春兒扯著我的頭發絲,越來越撩人。

        別說是精神損失費,就是要身體作為賠償更好。

        “沒事,老子遲到是常事兒,這都不算什么,沒人敢拿我怎么著。”我側過身蒙頭就睡。

        “哼!瞅把你能耐的。那我就先不管你了,我可要先走了,我老板可不像你老板那么宰相肚里能撐船,再晚真來不及了要挨扁。韓哥,有啥事兒咱晚上再嘮。”

        蘇春兒留下這句讓人浮想聯翩的話,說罷,直接去上班了。

        我一聽這話,立馬睡意全無,我的乖乖,看來晚上還有戲,瞬間精神百倍,穿衣洗漱精神抖擻開車直奔公司。

        昨晚的酒勁兒未消,我的整個身體如同枯木逢春似的,走起路來輕飄飄的,不知道是昨晚喝得太高,還是一想起蘇春兒來心里美得直發癢。

        一到公司,不出所料,又被劉曼麗這挑刺的女人逮個正著。

        “韓瀟,看來你眼里真把老板和我還有規章制度當成空氣了,這都遲到八百回了,你看這都幾點了,有種你咋不下班再來呢!你以為公司是你家開的么?”

        劉曼麗抬手用手指戳著那塊閃亮的腕表,惡狠狠地沖著叫罵,憤憤而去。

        不用想,她肯定得去老板那兒參我一本,她要去,隨她意。

        我腦子里全都是蘇春兒白皙的肌膚,突起的倆座墳,還有那大長腿和細腰翹臀,哪里還能聽的進去劉曼麗剛才說了什么。

        “臭婆娘,就你這個樣子,能有什么男人追也是奇跡。”

        我朝著劉曼麗蛇精人妖一樣扭來扭去的豐臀撇嘴,女強人的弊病,作為男人有時候會躲著走。

        進了辦公室。

        我習慣性地往桌上一扔公文包,嘴里哼著小曲,坐在轉椅上點了顆煙在那兒轉圈圈。

        “五,四,三,二,一,零……”我用五根手指頭一秒一秒數著時間。

        不出所料,五秒之后。

        “砰砰砰——”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敲門的是老板的秘書,恰好不出五秒,我便被老板秘書請到了老板辦公室。

        老板這回不是苦笑,而是哭笑不得。

        “老韓,我都說多少遍了,公司里你資歷最老,得給新同事做出點榜樣,得有帶頭作用,可你看這都幾點了,曼麗又來投訴你,你要是再這樣下去,我真是里外都不是人啊。”

        我依然一副滿不在乎的屌樣,“不就是遲個到嗎?要不,你罰我點解解氣得了,那臭女人又來胡謅八扯、興風作浪,不用屌她,我看你面子上,不跟她計較。”

        “好啦,咱不說這些無關痛癢的事兒,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囑托你,老韓,啟鳴那個策劃案,曼麗和小詩昨天去那廣告公司竟然沒拿下來,對方不知為何不打算約見,這事兒你去解決。”

        還說什么劉曼麗口才比我好,女人出面好辦事兒,這下好了,對方公司老板的面都沒見著,沒人屌她劉曼麗,策劃案還得我本人這位大將出馬,我當然是不付老板所托,幾日之內拿下才行。

        我拍著胸脯答應,去財務處交了罰款,回了辦公室。

        “早晚有一天,我會把你這臭女人的總監位置擠兌沒了,瞧好吧。”我猛吸一口煙,淡淡的煙圈升騰散開,煙味在辦公室里揮灑。

        不知為何,一安靜下來,有點魂不守舍。

        我一點工作的心思都沒有,滿腦子全是蘇春兒的影子,實在按奈不住,我摸起辦公桌上的座機給蘇春兒打電話。

        “喂?韓哥,怎么了,又挨老板劈頭蓋臉了吧?”蘇春兒在電話那頭幸災樂禍合不攏嘴。

        “大爺我是誰???沒人敢數落我,不就遲個到么,不痛不癢的。”我弱弱道。

        蘇春兒調侃道:“你就裝B吧你,咋地,這才多大功夫啊,又想我啦?”

        “呃……這個嘛……我……”

        “想我就說想唄,還扭捏個啥。”蘇春兒咯咯笑個沒完。

        “呃,那個,我走的時候看你那條黑色蕾絲‘保護傘’咋還在浴室,你是不是……?”我不確定地問,又怕蘇春兒立馬爆發。

        總不能直接說內內,蘇春兒應該也能意會我的意思。

        “嘿嘿,韓哥,還是你細心呢,我今兒忙活忘了,走的急,裙底空空如也地來上班了,你都不知道,男同事不小心看到了,磕破了頭不說,血壓也高了,現在正躺在醫院吸氧。”

        蘇春兒自豪地向我炫耀。

        “NND,便宜那臭小子了!讓我看到他,非揍他個生活不能自理。春兒,你再這樣我可不答應。”我不出好氣地埋怨。

        “呦呦喂,你這么在乎我被別人看光,看來某人吃醋嘍。”蘇春兒妖媚勁又來了。

        我羞澀無言以對,小心思被她看穿:“先這樣,我還有策劃案要弄,先不聊了,掛了啊,春兒。”

        我盯著辦公室的吊鐘,精神處于游離狀態。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日本床震劲爆无遮挡真人爆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