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黑色絲襪老師的汁水太多了[壯漢的大卵泡]

        她那雙墜物貼我身上,那柔軟的觸感舒服得不行,我一挺腰,很有做人男朋友的覺悟。

         

         

        “他是你男朋友,那我算什么?”那男人都氣瘋了。

         

         

        涼子說:“前男友。”

         

         

        難怪她說沒有男朋友,合著正鬧分手呢。

         

         

        那男的過來要打她,我已經很克制了,這時再也忍不住,一腳就把他踹飛了。

         

         

         

        抖音秀恩愛特別火的一段話,女流氓句子撩人

        還不解氣,我沖過去踢,沒兩腳就被涼子攔住了,拉我說:“咱們走吧。”

         

         

        回到家我問她:“你怎么交了個這樣的男朋友,女人都打,你還護他,沒被虐夠呢?”

         

         

        我這么生氣,涼子愕然后反而笑瞇瞇問我:“你生什么氣呀?我交什么男朋友關你什么事?”

         

         

        我一愣說:“我是替你不值,你是我女朋友的朋友,那就是我朋友,我關心你不行嗎?。”

         

         

        涼子好像感動到了,過來抱著我說:“謝謝你!”

         

         

        好軟,好香,好舒服!

         

         

        我嗨到了,摟她后背說:“難過就哭吧,鼻涕可以擦我衣服上,沒關系。”

         

         

        “流氓!”涼子從我懷里出來,瞥我下面說:“你就不能控制一下?人家那么感動。”

         

         

        我尷尬捂著說:“自然反應,自然反應。”突然瞥到她膝蓋破了,我找藥箱過來讓她坐床上,伸手說:“腳給我。”

        她猶豫的看著我,我自作主張把她的腳拿過來,高跟鞋一脫,手里握著她的美足,那滑膩柔軟的手感舒服得我都要吟出來了,屏住呼吸跟她說:“你把絲襪脫了吧,我給你擦下藥。”

         

         

        她穿的超短裙,腿上是肉色絲襪,看得我挺不淡定的,我蹲著呢,老想往她裙底瞄。

         

         

        她似乎在防我,膝蓋往上的部分夾得緊緊的,只有纖細筆直的小腿開著,這樣反而搞得我很想強行掰開。

         

         

        正浮想聯翩,突然聽到她語氣曖昧的說:“你想什么呢?是不是想看我里面?”

         

         

        我忙說:“不是,我就想給你膝蓋擦點藥,可別發炎了。”

         

         

        “撒謊。你明明很想看。”

         

         

        汗!她發情呢?

         

         

        我厚著臉皮訕笑:“就當我想看吧,你先把絲襪脫了,我給你擦藥。”

         

         

        “可是我這是連體絲襪,怎么脫?”

         

         

        我腦補了一下,好像是有點麻煩。

         

         

        以前我每次弄馨兒,她要敢穿這種,我都是直接撕的,底下搞個破洞就行,因為完好脫下來太煩人了,我沒那耐性。

         

         

        涼子見我在那撓頭,突然說:“要不你撕吧,反正膝蓋那里都破了,我都不想要了。”

         

         

        我呼吸一滯,抬頭看她,見她一副期待的模樣……NM,這女人真欠,我想要她了,她是不是在引誘我?

         

         

        我猶豫不決,她突然噗嗤笑出來,把嘴湊我耳邊說:“你是不是想弄我?”

         

         

        艸!要不要這么直接。我忙否認說:“沒有的事。”

         

         

        “哦!是這樣嗎?那你還撕不撕?”

         

         

        我咽了下口水:“撕。”

         

         

        真正動手的時候我挺緊張的,握著她的小腿,不知道從哪下手,反而手指在她腿上輕輕劃過,她身子一縮,我心里一動,裝作在找著力點,翻來覆去……她果然不行了,腿夾得更緊,問我說:“你干嘛呢?趕緊撕,我疼。”

         

         

        我干笑說:“我怕碰到你傷口,找個安全一點的地方再撕。”

         

         

        “那你從上面來吧。”涼子視線落在她大腿上方,然后拿媚眼兒瞧我。

         

         

        我按捺不住了,說:“行。”然后站起來,手停在她大腿上方,強忍著沖動說:“好像還是有點影響。”

         

         

        “那你伸到裙子里面吧。”

         

         

        她說了打開了腿。

         

         

        我樂壞了,話也不說了,直接往里探,突然被她打了一下手背,白我一眼說:“你小心點,別碰到不該碰的地方。”

         

         

        都這樣了,我哪還顧忌得了太多,嘴上答應著,手一進去,感覺里頭溫度挺高的,我手有點控制不住,誰知就在將要觸壘的時候被她大腿猛的夾住了。

         

         

        她瞪我說:“還說不想,信不信我告訴馨兒說你想搞我。”

         

         

        艸!她一句話就讓我透心涼,什么興致都沒有了。

         

         

        她見我一副受到打擊的模樣,居然又笑了:“我嚇唬你呢,快幫我撕吧,只要你不亂來,我就不跟馨兒說。”

         

         

        一肚子火,她腿松開后我就收斂了很多,只是撕的時候照舊覺得刺激,褲襠鼓起我也不管了,反正她早知道我不禁誘。

         

         

        絲襪一去,看著她雪白粉嫩的兩條美腿,我心跳加速,恨不得抱著狠狠的親,親到她裙子里去,那種感覺一定很棒。

        給她擦藥的時候,棉花棒觸到她的膝蓋,她呀啊的一聲吟叫,很有黃漫即視感:“你輕點,疼死我了。”

         

         

        我無語道:“藥水有刺激性,輕點也一樣疼。”

         

         

        “我不管,我就要叫。雅蠛蝶,雅蠛蝶,你管得著嗎?”她眼角噙著淚跟我賭氣。

         

         

        我都讓她逗笑了:“雅蠛蝶這么用不合適吧?”

         

         

        “雅蠛蝶在日語里是不要的意思好吧?我疼,說不要有什么不合適的?你們男的思想就是復雜。”

         

         

        額!好像是。

         

         

        擦著擦著,我越來越想弄她了,因為她的聲音實在讓人受不了,可是我不敢付諸行動,畢竟我和涼子之間還沒有那么熟,萬一她真的把這件事情告訴馨兒該怎么辦?

         

         

        一邊這樣想著,然而下面傳來的感覺去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對面前的這個女人格外感興趣。

         

         

        就像是著魔了一般,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樣去想,可是她身上的那股香味真的很誘人,讓我忍不住想要將她撲倒。

         

         

        或許是我愣了太久的時間,忽然聽見涼子噗嗤一笑,我抬起頭來看向她,撞進她一雙含笑的眼眸中。

         

         

        看著她的笑容,這時我的欲望越發的膨脹起來,MD,這個女人還真是誘人。

         

         

        “我說,你發愣這么久是在干什么呢?還要不要給我上藥了,還是在說……你在想一些兒童不宜的事情?”

         

         

        涼子嘴角輕勾,從她的眼神之中,我看出她早已窺探了我的想法,然而這并不是什么秘密,畢竟她也知道我對她的渴望。

         

         

        想到這里,我不好意思的伸手撓了撓頭,拿起一旁的藥,打算再給她上藥,同時說:“你在說什么呢?大小姐,我怎么敢對你有想法呢?我就是想給你上藥,現在滿足你的好奇心好了吧?”

         

         

        涼子撇嘴,沒有再說什么,而我也拿起藥往她傷口上面涂去。然而她那雙修長筆直的小腿在我面前不停地晃悠,這總是讓我心亂神迷。

         

         

        白皙的小腿緊緊地靠在一起,我看不清她大腿內側的情景,可是我想她裙底的風光一定很好,只是如今我還無法窺視而已。

         

         

        越是這樣想,原本已經壓抑的欲望再一次一發不可收拾的觸發,下面早已頂起一片,涼子看了一眼,便又是忍不住的捂嘴偷笑起來。

         

         

        “哎,你還別說,我現在有些相信之前馨兒告訴我的話了,好像你那個地方是真的挺大的,我又想看了,介不介意讓我看看?”

         

         

        我的腦海忽然之中轟隆作響,這個娘們又在干什么呢?難道說她還想要挑逗我嗎?可是又無法得到她,這樣做對她來說有什么好處嗎?

         

         

        想到這里,我只能強迫自己壓下欲望,對著她堅定地搖了搖頭,微微聳肩:“還是別了吧,待會兒掏出來了,只怕會讓你受不了。這對我們兩人都不好!”

         

         

        “哎呀,有什么關系嘛,我又沒有說要讓你搞我,我只是想要看看它長什么樣而已,畢竟滿足一下別人的好奇心,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聽到涼子這么說,我心生一計,忽然間壞笑起來:“那這么說來,解決一下別人的生理需求,是不是也是好事一件?”

         

         

        聽我這么說,涼子忽然一愣,猛地伸出手打了我肩膀一下,臉上帶著紅暈:“你這個人怎么這么不正經,如果再這樣的話,我可真的要告訴馨兒了。”

         

         

        說完之后,她便沒有再繼續挑逗我,我也緊接著給她繼續上藥,為了不弄疼她,我的動作極盡輕柔,然而忽然間,她的手落在了我的手背上。

         

         

        細膩柔軟的觸感讓我微微一顫,抬起頭來看向她,涼子的臉上依舊帶著壞笑,這個小丫頭,她又想干什么?

         

         

        “怎么了,為什么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難道說我現在摸你的手,你心里不開心嗎?”

         

         

        涼子忽然轉化成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看著我,艸,這***如果還不是挑逗那么什么才是應該是挑逗!

         

         

        既然涼子都已經這么主動了,那我當然也不甘示弱。

         

         

        反正藥已經上的差不多了,可是我的手還是沒有離開她的腿,便順著她的小腿一直往上摸。

         

         

        細膩柔軟的觸感從指尖一直傳遞到內心,下面的反應越發的強烈起來,甚至讓我感到有些酸痛。

         

         

        我緊緊盯著涼子的目光,而她似乎也沒有我想象之中那么抗拒,甚至來說還有一絲的享受?

         

         

        看來涼子這個小娘們,要比我想象之中更騷一些,那怎么說起來,我是不是也可以和她有什么實質性的進展了?

         

         

        想到這里,我摸上她腿的手便再也不受控制,越發的放肆起來,摸遍了她大腿的每一寸,而她也從一開始的故作鎮定,慢慢的臉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看著她如此享受,這讓我也有些忍不住,現在只想趕緊脫下她的裙子,做一些讓大家都愉快的事情。

         

         

        越是如此,我便越是大膽,慢慢的向上摸著,感受著她皮膚的光滑,隨之來到了裙子的內側,再往里面就是幽深溫暖的地方。

         

         

        我越發的興奮,甚至臉上都掩蓋不住此時的高興,然而這份高興并沒有持續多久,因為下一秒,涼子突然間將我的手拍掉。

         

         

        她臉上還帶著因為剛才的興奮而留下的紅暈,可此時卻故作鎮定:“你這是干什么呢?難道你真的不怕我告訴馨兒嗎?我可告訴你,你可不要想搞我。”

         

         

        艸,這個小娘們簡直快要把我弄的發瘋了。一會兒露出享受的表情,讓我以為這件事情能成,一會又突然說出這種話,到底想讓我怎么辦?

         

         

        我看著涼子一副欲哭無淚的模樣,她似乎也察覺出我的心情,再一次咯咯的笑出了聲,突然之間清了清嗓子。

         

         

        “剛才我只不過是為了替馨兒來試探你一下,看看你這個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忠心她,現在看來,你也不過是個偽君子嘛!”

         

         

        “看你這話說的,我又不是柳下惠,更何況是你這么一個大美女在我面前,我怎么可能把持的住呢?你要是不想讓我犯錯,那就不要再勾引我!”

        我急忙對著涼子擺了擺手,這個小娘們,我真是怕夠了她。

         

         

        而涼子聽我這么說倒也不生氣,依舊笑嘻嘻,這時候她突然抬起自己的手,順著小腿往上摸去,儼然還是一副想要勾引我的樣子。

         

         

        想想剛才的經歷,我哪里還敢繼續看,急忙扭過頭去。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日本床震劲爆无遮挡真人爆乳